选特首岂容变反国教翻版/教育工作者 陈雪仪

2013-03-2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2017年普选特首已经引发香港社会热议,先深入讨论何时及何种方式普选特首,也是市民应该关心的事情。

    如果参考外地选举方式,美国的总统宝座几乎是民主党或共和党之争。如果在本港普选特首,一般人都认为“泛民主派”及建制派会各选出一位“共主”来竞逐。但令人担忧的是获推举的候选人是否具真知灼见?是否真的爱国爱港?

    “泛民主派”经常以代表民意为口号,但实际却与市民意愿背道而驰。例如∶公民党与社民连五名议员曾发起一齐辞职,并随即参与补选的“五区公投”,有调查指出高达73%受访者质疑动用1.5亿补选是浪费公帑。此外,公民党利用司法覆核制造居港权争议,如果司法覆核成功,将令本港增加近30万外佣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在港居住,对各项社会福利都是沉重负担。另外泛民阵营在立法会的会议不断展开“拉布”战,有调查指出六成七市民不接受立法会议员的“拉布”行为,七成一希望“拉布”尽快结束。

    建制派能力受考验

    建制派又如何?他们的能力和魄力同样面临考验。以反对派质疑国教科是“洗脑科”後,有多少建制派议员敢於站出来坚持赞成推行国教科,最终令国教科名存实亡。现在只有一两间学校成功推行国教科,证明根本没“洗脑”这回事,为什麽建制派政党及议员却没有设立一个关注国教科的小组?他们应该认真去研究整件事情始末,并且监察政府在推行国教科的课程内容、教师面对的问题及学生家长对国教科的意见等等。

    在普选的制度方面,各国、地区各有不同,美国总统选举是实行选举人票制度,不是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是由全国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总共选举人票的一半以上即可当选。另外,20世纪後期西方学术界开始关注的协商民主就是公民通过自由而平等的对话、讨论、审议等方式,参与公共决策和政治生活。因为选举民主被认为是牺牲49%人民的权利来保证51%人民的权利。

    让港青多了解国情

    香港曾经历英国殖民地的统治,即使回归十五年,今天站在台前反国教的年轻人,政府有责任和必要,让他们和香港的年轻人多了解中国国情,了解自己的民族根源,这样才可能学会立身处世。

    中国是农业社会、土地辽阔及交通不便,若要普遍民选,是十分困难,而“一统”大国要有一位元首,历代中国的君主虽是世袭皇帝,没有一部像西方般的宪法,但也并不是专制。因为在秦汉的政府组织者不是军人、贵族、富人或穷人,而是主张“贤者在位,能者在职”。由唐至清代,以客观的“考试制度”任政府官职。中国自秦以後,政府早由人民直接参与组成,即政府也就是人民自己。这是现代人所谓“直接民权”。西方国家距离中古时期不远,在“朕即国家”的观念下,政府是王室、贵族及封建。所以社会上的中产阶级要起来争夺政权,要求参加政府。近代西方的选举代议士国会仍是一种“间接民权”。

    中西互融应是未来的方向,但要全民参与选举制度,特区政府必须以国民教育为首要的工作,爱国爱港人士及议员应该立场鲜明,否则普选议题将成为反国民教育翻版,让反对派有藉口去破坏社会安宁,如采取“占领中环”等激烈行动,届时香港必将元气大伤。

    

    编者按∶本版逢星期三设立“堂堂正正谈国教”专栏,欢迎教育界和社会人士来稿,围绕国民教育的原则、形式、内容和取材各抒己见。来稿请寄∶北角健康东街39号柯达大厦2期3楼大公报教育版,或传真∶28345104。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