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立巍新专辑现场录音/本报记者 李 梦

2013-03-2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秦立巍希望音乐的表达可以自然并真实

    

    □今期音乐版的主题是“纪念”∶华裔大提琴家秦立巍二十年後重又灌录德伏扎克大提琴协奏曲;本地女子创作组合R&K新专辑面世纪念出道一周年;连“停产”许久的爵士乐队Tribal Tech最近也重新聚首,在柴湾自娱自乐了一把。

    “彷佛新亭岸,犹言洛水滨。”人啊,总是怀旧念旧的物种。每每身在此处回望彼处,伤感的心酸的也统统变成温馨,存留在那条称作“回忆”的通道里。

    大提琴家秦立巍新近推出了自己在Decca旗下的第三张专辑,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和指挥水蓝合作灌录德伏扎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他说,这次录音对他而言,是一次“熟悉又陌生”的体验。

    熟悉,是因为这曲子他从小就练,十七岁时便与墨尔本交响乐团合作录音;陌生呢,指今次的录音模式,无需进录音棚,直接在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现场录制。

    一气呵成压力很大

    “压力很大”。秦立巍在电话里说。在录音棚,一遍不满意可以重来;而现场演奏,必须一气呵成,“没有反覆精雕细刻的机会”。

    各有各的好。录音棚反覆雕琢後的成品固然少了瑕疵及噪音,却不及现场演奏时感情来得热烈真实。

    选择现场录音的原因,一是想给自己一个尝试机会,二也因为,德伏扎克这首曲子,对他来说太熟了。年年演,不会陌生,愈来愈亲密。他说,这首协奏曲是捷克人客居美国时所作,旋律中有他对故土的怀念。“和我的遭遇很像。”从上海到澳洲,到英国再到新加坡,秦立巍的生活环境也一直在变动,也一直有身在此处回望彼处的眷恋。

    他说,二十年前与墨尔本交响乐团合作时,特意将这曲子奏得慢些,因为不想听众觉得他年轻气盛不够稳;如今,他反而不那麽在乎快慢了,“关键是自然”。

    “你和水蓝这次的版本似乎偏慢。”记者说。“是吗?那下次快些。”他说完,笑了。

    心情不错。不知是不是因为难得给自己放了三个礼拜假。纽约林肯中心的室乐演出结束,他飞回新加坡,“在家陪陪孩子”,当然,也不忘练琴,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杨秀桃音乐学院的学生们见见面。

    知名学府年轻教授

    

    当初,杨秀桃音乐学院提出希望聘请他担任教职,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因为彼时刚满三十岁的他,正在英国北方皇家音乐学院任教,是这座知名音乐学府历史上最年轻的大提琴教授。

    可後来,他改变了主意,因为觉得在这样的新地方,他能带来的改变大些,“好像和学生一起成长”。杨秀桃音乐学院的学生通常有全额奖学金,“比我们那时候幸福多了。”

    秦立巍在英国读书时,为筹措生活费,曾在地铁站拉琴,如今回想,反倒觉得是“难得的经历”。

    他说现在学音乐的年轻人,与其一心想做独奏家,不如扩阔视野,多参与室乐和乐团演出,“锻炼耳朵和手的平衡能力”。二十四岁时,秦立巍代替彼时悉尼交响乐团怀孕的大提琴首席,在乐团工作了两个月。他说那段日子於他,异常宝贵。因了乐团演出的经验,他担任独奏与乐团合作时,也总能“换位思考”,令到双方音色尽可能地“平衡”。

    “你不能永远只拉那几首独奏曲。”他担任音乐比赛的评委,发现如今年轻人技巧越来越好,但技巧背後,似乎再找不出什麽了。“参加比赛,你可以只拉德伏扎克的曲子,但要成为一名大提琴家,只有德伏扎克远远不够。”

    不妨从琴房中走出来,和其他音乐家见面合作聊聊天。他与孙颖迪和吕思清成立“美杰三重奏”,又与宁峰等组成“龙四重奏”,既演奏西方经典,也尝试中国当代作曲家的作品。其实,音乐发展至今,东西边界早已模糊,没必要也不可能分得太清楚。

    “音乐原本就是百通的。”他说。就像德伏扎克那首大提琴协奏曲,有黑人灵歌味道,也不乏波希米亚风格。你能说,捷克人写的就只是捷克音乐吗?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