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往事再入梦/鲁 人

2013-03-2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祖父母去世廿馀年了,我只去为他们扫过一次墓。我自小对形式一直有种莫名的抵触。儿时与祖父母生活在故乡时,记得有一年春节,祖父带我去亲族家拜年,内容除了向长辈拜年,还要跪拜祖上灵位。到了该磕头时,我却固执地躲了起来,让祖父和亲戚大尴尬。幸好,很快“文革”开始,祭祖的形式都被废止,才免了祖父他们以後的尴尬。

     祖父母去世後有近廿年的时间,时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梦境真实如亲历,不会像有的梦那样荒诞无稽。以至梦醒的一瞬,我常会诧异於刚才是否真的是与祖父母在一起,只是突然眼前一黑,他们便一下隐没在黑的空间里,如果一开灯他们就会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与祖父母在梦里相聚的时刻,基本都是一起在故乡的场景。有时是在做曾一起做过的事,有时事虽未曾做过,但真实的场景仍彷佛真实的经历。出了故乡场景的梦不多,并多模糊。只有一次很清晰,是在我最後一次乔迁新居後,祖父母第一次入我的梦,他们竟安详地坐在我新居客厅的角落里。梦不长,是连续的,没有空间和时间的跳跃,像电影中一个不太长的长镜头。梦醒时回忆,似乎我们并没有对话,只是我却能感到他们的欣慰。这欣慰大约缘於新居让我的生活终於有了安定下来的感觉。

    不知为什麽,深夜梦醒时,躺在黑暗中回忆祖父母及相关的往事,总彷佛正置身於往事之中,可以感到祖父母的气息及那场景中的冷暖。好像突然有一片光驱散面前的黑暗,便会发现自己正与祖父母就在数十年前往事发生的那一刻。这让我感觉有些幽凉,以至心渊处会升起一丝感伤,甚至会让我的眼角潮湿。而白天回忆起同样的往事,却又变得温馨而遥远。但这两种感受都是能触动我内心的。祖父母都是在八十多岁走的,在他们那一代,做为他们那样的普通人,已经算是高寿了。但我总觉得他们未能参加我的婚礼,未能见到我孩子的出生,是我一生的憾事。因为只是二三年的事。

    常听说,已故的亲人会给生者托梦,向他们讲述自己的要求和希望。但我的梦里,祖父母从未向我提过任何要求。我想他们只是惦记幼年时承受过他们十年心血的孙子,来看看这个孙子如今生活得很好,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写过许多关於祖父母,关於故乡的文字。那像一种怀念,更像往事的一种延续。祖父母与故乡时常会不分时间场合的从我的记忆深处浮出来,而且随年齿徒增,那记忆非但未淡反更清晰,让我明白,这记忆只能随我的生命消失;年齿徒增,对形式的抵触却依旧顽固,仍然在清明时节对祖父母没有过任何祭拜;年齿徒增,梦却渐枯,白日里想起祖父母时,倒真的希望他们像过去一样,时常出入於我的梦乡。那样,我便可以与祖父一起给庄稼地浇水、施肥;一起推独轮车运粮草、肥料;一起去海边钓鱼,耙蛤蜊,与祖母一起到河边洗衣服;一起包荠饺子、山东包子;一起在磨房赶牲口磨麦子┅┅那梦即使跳跃零乱模糊短暂,但梦中的一刻总是有体温有呼吸,是真实的相聚。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