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薪伊伦敦畅谈戏剧导演

2013-03-24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图∶陈薪伊说,她一生的艺术成就,跟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和京剧有很大关系\本报摄

    

    初春的伦敦,室外雪花飘零。二月二十二日,中国著名戏剧女导演陈薪伊来到伦敦“英美戏剧专科学院”,应邀讲学。

    “我只会说一种语言∶中国汉语。北京话,也就是汉语。”陈薪伊的第一句开场白,把在场三十多位美国戏剧专科学生的思维,引向中国┅┅

    两小时课一气呵成

    “我喜欢戏剧,我为舞台哭泣过。”年已七十五的陈导接下来的这麽一句,立即把她和这些年龄还二十不到的西方戏剧年轻人拉近了距离。

    “我当了三十二年演员,又当了三十年导演。我曾梦想过演荻斯蒙娜(莎剧《奥赛罗》女主角),虽然至今没演成,但是我导演了《奥赛罗》。这,全都是因为莎士比亚魅力吸引了我。”

    陈薪伊这三言两语的开场白,即时令教堂活跃起来,气氛变得无拘无束。在座的学生都是从大洋彼岸来伦敦学习三个月,皆在莎士比亚生活的地方研习莎剧。

    陈薪伊给学生们带来了她导演过的部分戏剧录影∶话剧、歌剧、京剧、音乐剧、地方戏┅┅一出又一出的中西剧目∶《商鞅》、《图兰朵》、《奥赛罗》、《赵氏孤儿》、《雷雨》、《霸王别姬》、《梅兰芳》┅┅现场一张张美国年轻艺人的脸,从好奇变成了惊讶,对眼前这位中国女导演刮目相看了。

    课室里,陈薪伊讲得热乎,学生们听得乐也融融,掌声不绝。两小时的课,一气呵成。在旅居英国的导演邹爽的即时传译下,陈薪伊述生平、阐戏剧信仰、诠释舞台艺术、讲中国文化发展、授京剧精髓,展开了精彩的答问。

    畅谈莎剧与京剧

    陈薪伊∶“莎士比亚的戏剧充满了人生哲理,特别需要现代人去阅读,特别需要男性去阅读。我现在有个愿望,就是想排一个女版的莎剧《奥赛罗》,你们知道为什麽吗?”

    听陈薪伊这一问,马上有好几位女同学举起了手,“为了女性。你想看到更多女演员演这部悲剧。”

    “你说的很对。不过这只是原因之一。”陈薪伊说∶“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在我的国家,人们对莎士比亚逐渐淡漠了。这主要是市场原因,不等於说人们不尊重莎翁。我想用各种方式把观众吸引到剧场,到剧场阅读莎剧。我相信一出全女班的《奥赛罗》会有这种吸引力。”

    问∶“为什麽中、西方的剧目你都能导演?”

    “因为人性是一致的,是共通的。就像莎剧中的故事,莎翁的四大悲剧,包括一些历史剧,直到现在都能与人的心灵相应。莎剧之所以能成为人类的经典,是因为他的作品太伟大了,就像一把解剖刀,把人性里的善、恶、美、丑,一点一点地显露出来,剖析得淋漓尽致。”

    “所以直到现在,莎剧仍然极有审美价值。五百年後也会照样存在。”陈薪伊的话激起同感,同学们鼓起掌来。

    陈薪伊接说∶“我还发现,莎士比亚的作品之所以伟大,他的感情,与中国人十分接近,没有距离。而且,莎剧和中国的京剧很相似。这多麽奇怪呀!”

    “莎剧和京剧,演员从面对观众的右边出场,演完了,从左边退场;主角道白时,一定位於舞台中央。所有这些,两者完全合。”

    学习莎翁编剧导演

    陈薪伊接告诉学生,她一生的艺术成就,跟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和京剧有很大关系。“我学习莎士比亚用文学解剖人性,学习莎翁的编剧法,导演手法,”她说,“京剧呢,我学习它极其简练的表述方法。京剧演员手执马鞭代表 人在马上;男角用不同的髯口(子)代表人物角色、年龄、性格;演员通过抖动髯口表达心情,喜怒哀愁,就这麽简单。”

    “导演西方剧本时,你感到有翻译上的困难吗?”学生问的这个问题,让校长伊恩・伍尔德里奇(Ian Wooldridge)记起了美国剧作家亚瑟.米勒的《推销员之死》。校长告诉同学们,亚瑟.米勒写剧本的时候是有意写给中国人排的,许多人认为他不会成功,认为中国人不能理解美国梦。但是後来亚瑟.米勒发现,西方父亲“望儿成狮”,跟中国人“望子成龙”是一样的。

    “对呀,语言不会阻碍文化沟通,这是个例子。”陈薪伊接过话题∶“当年翻译《推销员之死》的是中国著名作家英若诚。一位英语专家,一位中国戏剧界里英文最好的演员。他用北京地方方言译了《推销员之死》,中国观众感到特亲切。”

    “那麽你是用翻译本导演西方戏剧?”

    “是的,中国有三位莎剧翻译家,三个译本我都看了,然後选定用朱生豪的译本。朱生豪一生只作了一件事,他译了三十七本莎翁的剧本,包括十四行诗。翻译完了,他就去世了。他简直是莎士比亚派到中国去的使者。”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