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磨难终还清白

2013-03-24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如果把抗战老兵程云的人生分为两段,那分界线应该划在1951年。

    其实,对於政府更迭後自己的处境,程云是有预见的。1945年抗战胜利後,他从江西回到南京,在首都警察厅任督察一职。国共谈判破裂不久,他就主动请辞,不再担任军警职务,而是回到地方做了一名邮政局局长。

    新中国成立时,他作为军政留守人员被留任原职,却因为参加国民党三青团的经历,在1951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判为“历史反革命”,从此开始了长达11年的强制劳动改造。

    1951年,为了治理淮河,华东区公安部把在山东、江苏、上海、浙江、江西等地监狱中劳改的犯人集中起来,成立了36万人的华东区治淮劳改总队。程云入狱後就被分到了治淮劳改总队南京分队,每天工作12个小时,做的都是建水库、疏浚河流的体力劳动。

    没有粮食供给,治淮总队的吃住问题都要自己解决。为了节省费用,劳改人员住的都是自己搭建的茅草棚子,即使大冬天的晚上也只能躺在薄薄的芦席上。为了将原来迂回曲折的淮河截弯拉直,1952年开始,程云和几万劳改犯人一起投入泊岗引河工程,硬是挖走1800万立方米的土方,开挖出一条长7.35公里,宽200多米,8米深的河道,将洪水直接泄入洪泽湖中。

    12年间,治淮总队转战皖苏豫鲁辽五省的53个县市,完成大型水利项目79个。期间程云本应刑满释放,却被强迫继续留场6年,直到1962年才被释放返乡。

    “文革”被归入“黑四类”

    回到家乡,程云仍需在群众监督下参加生产队劳动。文化大革命中更因为“黑四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和坏分子)身份饱受折磨。批斗、游街、关押,老人说当时身上和家门口都必须挂上“历史反革命”的牌子,任人侮辱。1979年,程云终於摘下“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却不得平反,这意味老人这20多年来所经历的磨难原来是白白遭罪。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