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医教学医院

2013-03-25 04:25:01  来源:大公报

    本人是一位退休药剂师,为了实现当中医师悬壶济世的梦想,退休後报读香港浸会大学的中医课程,现为四年级学生。近三十年的药剂师生涯,加上近年对中医药的认识,令我深深体会到完善的教学条件对培养优秀医疗人才的重要,更坚定支持香港必须尽早兴建中医教学医院。

    教学医院培养全面人才

    回想在伦敦大学修读药剂学时,曾於当地不同的教学医院实习,在经验导师的引领下,我不仅迅速地把课堂理论与临床融会贯通,更重要的是,置身在完备的医疗人才培养环境,我学懂了与病人及其他医疗人员的沟通技巧,更领悟到医疗人员应有的专业操守。

    我曾在新加坡、台湾、韩国、澳洲和内地工作,对当地的医疗制度有一定的认识,但我最终选择留在香港生活,因为我爱香港,希望在香港工作、退休,更希望可以为香港的医疗界出一分力。以下三则亲身经历,加强我这份决心。

    在一九八七年,我的母亲因持续低烧不退而送院,期间进行腰椎穿刺和支气管镜等检查,抽血更达四十六次,诊断为肺炎合并肺纤维化。经过六个月的检查及治疗,烧始终未退,母亲最後不敌病魔,与世长辞,那时我对中医一窍不通。母亲的离世使我痛心,但同时,我亦感谢香港政府为普罗市民提供价廉而高质素的医疗服务。

    去年,持续低烧这个问题又再一次缠扰我的家人。我的大姐姐因低烧超过一个月而送院,检查也找不出病因。出院後,姐姐的病情反覆低烧不退。作为中医学生,我查阅了不少相关病案,发现中药对此病证有疗效,邀得浸大中医药学院的蒋明博士为她诊证,经个两星期的中医药治疗,她的烧退了,其他不适亦得到大大的改善。

    去年八月,我与家人同游郊野公园时,我哥哥突发心脏病,我虽然尚未成为注册中医师,但学医数年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在病魔来袭那一刹那派上用场。在等待救护车到达前的二十多分钟黄金时间内,我在两位途人协助下为哥哥按穴及施行心肺复苏法急救。哥哥送院後,获医护人员的悉心照顾,昏迷三日後苏醒过来,康复进展理想。

    中西医学生待遇不平等

    经历以上种种,我深深感到香港的医疗是很不错的,在医疗服务的提供、科研、防疫、卫生教育方面都做得很全面,也能够培训出达世界级的高质素医疗人才。现时香港有两间医院供西医学生实习,中医学生却要到内地的中医院进行临床实习。内地的医疗制度及程序始终与香港有别,例如在广州实习期间,我看到一位肺结核感染至病入膏肓的年轻病人,却被安排与年老病人同住没有任何预防感染设备的病房!相信这情况不会在香港发生。如此种种还有很多例子,反映我们在内地实习所学到的经验并能适切地在香港学以致用。

    香港需要一间中医教学医院成为中医药人才培训的摇篮,使中医临床教学更具规范;也使香港市民有更多高质素的医疗选择。要建立全港第一间中医教学医院,试问有那个选址比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大楼毗邻的前李惠利校舍地皮更适合呢?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