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善本取真经

2013-03-25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图∶日文版《本草纲目》(1933年版)

    “本草”不绝取经人

    1982年,我在中国中医研究院读硕士学位。一天,我在研究院临时搭建的木板房图书馆内看书,忽然,一位老者站到了我的身边。他亲切地问我∶“你在读《本草纲目》呀?”我慌忙起身并请教其尊姓大名。老人指书封面上校订者“刘衡如”三个字,轻声答道∶“我就是这个人”。摸桌子上厚厚的几册书,再看眼前面容清隽的刘先生,我不禁肃然起敬。老先生说,历史上由於抄写、刻板、校订、复刻所发生的错误,数以千计,严重地影响了《本草纲目》的品质。他不无感慨地告诉我,为了对《本草纲目》进行校勘,他花费了近十年的功夫。囿於历史条件,他在校注《本草纲目》前三册时,选用的是1603年出版的江西版为底本。校勘近完成时,1593年刊印的《本草纲目》祖本金陵本才在中国内地被发现。於是刘先生准备重起炉灶,再从头开始校订。

    1997年,我从日本回北京参加中国文化研究会举办的“《中国本草全书》项目启动仪式”,主席台上一位素未谋面、却似曾相识的中年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原来他是刘衡如先生的学术继承人、子承父业的刘山永先生。刘山永先生年幼时因病导致後来身体行动不便,但他与父亲一样,以愚公移山之志,历10个寒璁,对《本草纲目》进行了重新校勘,增加了1.6万馀条注释、约100万字的新解。

    《本草纲目》的版本流传

    《本草纲目》问世以来,迄今已有超过120个版本。如果算上节选本(节本)、删改本(删本)、精选本等,则达数百种之多。这里择要简介几种。

    1、金陵本《本草纲目》

    李时珍原稿或其他手写本未见於世。现存最早的木刻本为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金陵(今南京)胡承龙刻的《本草纲目》,故称金陵本。遗憾的是,李时珍生前未能见到自己千辛万苦写下的巨著出版。金陵本被公认为是《本草纲目》的祖本(或称母本)。此版本现存世者已知只有8部全本和4种残本,藏於日本、中国和美国。金陵本有其编辑、校正、书写、出版全部相关人员的完整记录。

    2、江西本系统

    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由江西巡抚夏良心,依据金陵本原版重刻印行。此版本基本保持了金陵本的原貌,为明末清初各版本的底本。与金陵本相比,江西本版式美观,刻工大为改进,所以流传较广。前文提到,1977~1982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刘衡如先生的《本草纲目》校点本,共4册,1-3册是对江西本的校勘,第4册是对金陵本的校勘。

    3、钱本系统

    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由武林人士钱蔚起刻於杭州六有堂。此版本在清代先後有34个刻本。该版本对祖本增减、改动之处较多,尤其是药图部分,影响了原书的品质。根据谢宗万教授的统计,该版刻绘药图800馀幅,使得图形看似精美,但与李时珍的描述不符。钱本在清代前期与中期比较流行。

    4、张本系统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刻於南京。张绍棠本人是地方军阀,花钱请人重新绘图,属沽名钓誉之举,张本主要依据江西本和钱本,并与《本草纲目拾遗》合刻。因为刻工精良,印刷年代较晚,很为流行。1954年,商务印书馆曾以此为蓝本用铅字版重印,1955年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了其影印本,故此版本流传甚广。该版本追求外表之美,却难掩内容之劣,如将《植物名实图考》的精美绘图移花接木,文字方面还出现了新的错误。

    《本草纲目》(金陵本)中尚有药图二卷,存图1109幅。从《本草纲目》祖本的署名来看,药图非李时珍所绘,是李时珍团队其他成员完成的。图形简单粗糙,属美中不足之处。谢宗万、邬家林、郑金生三位教授曾对《本草纲目》附图进行了系统的比较和讨论,更进一步印证了上述“一祖三系”的版本系统。作为祖本的金陵本《本草纲目》,正文文字精美,但药图较粗略,後人不断重绘药图取代旧图,有的或多或少可看出原来的模样,有的却已经面目全非。例如,《本草纲目》不同版本记载的威灵仙,其图形均有所不同。金陵本的威灵仙图叶轮生,描绘的可能是玄参科草本威灵仙(Veronicastrum sp.)类植物,而张本的威灵仙图,仿自《植物名实图考》,推测画的是毛茛科铁线莲属(Clematis)植物。

    关於《本草纲目》的外文译本,过去很多书籍、报刊甚至电影中均有报道并演绎,提及《本草纲目》被译成多种文字。据潘吉星先生30年前的考察,除了日本译本为全译本外,其馀如法文、英文、德文的译本均为节译本。2004年我国有了《本草纲目》的英文全译本。翻译《本草纲目》这样一部百科全书性质的巨著绝非易事,需要清除阅读中存在多重障碍,如文字障碍、地名障碍、病名障碍、书名障碍和药名障碍等。

    《本草纲目》在日本有很大的影响。“未读本草愧为医”,是江户後期日本著名的医师、教育学家大规玄泽对学生们的开堂训诫语。《本草纲目》在日本古代被奉为医家圭臬。如前所述,现存8部稀世珍本金陵版《本草纲目》中,便有三部在日本得以妥善保存。历史上,日本和韩国都在很长时期使用过汉字,医家教育程度较高,对汉字的掌握尤为熟练。所以,当时中文书籍并不需要翻译,只要翻刻即可。1607年《本草纲目》开始在日本刊行。数百年来,在日本传抄、改编、翻刻、研究《本草纲目》的热潮经久不衰。1929-1934年,日本的一批汉学与药学家,首次翻译了《本草纲目》,同时加注部分药物拉丁学名,这也是世界上第一本《本草纲目》的外文全译本。1974年前後,木村康一、宫下三郎等一批汉学与本草学家,对日文版《本草纲目》进行了重新校订,更名为《新注校订国译本草纲目》,共计十五册,附有两册图,由春阳堂出版。

    2009年笔者在东京旧书店街神保街淘宝,偶然喜获这两套保存完好的不同版本的《本草纲目》日文全译本。这两套书,目前存世不多,有较高的文物价值,能在中国收藏更是弥足珍贵,对我们研究《本草纲目》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