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诗与做人/言止善

2013-03-2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诗词是我们文化中的瑰宝,得以流传千古,自然少不了一批富有天赋且勤奋的创作者和解读者。叶嘉莹教授在海内外讲解中华诗词,得到不少爱好者和研究者的称赞。顾随是叶教授的恩师,读《顾随诗词笔记》,读者可以对什麽是诗、如何做诗、如何做人、如何教学生等重要问题有进一步的认识。

    顾随教授讲课纯以感发为主,全任神行,一空依傍。有时,一小时的教学中,往往竟连一句诗也不讲。自表面看来,也许有人会以为先生所讲者都是闲话,然而事实上先生所讲的原来正是最具启迪性的诗歌中之精论妙义。顾先生走上讲台,常是先拈举一个他当时有所感发的话头,然後就此而引申发挥,可以接连讲授好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周而不止。有一次先生来上课,步上讲台後便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三行字∶“自觉,觉人;自利,利他;自渡,渡人。”初看起来,这三句好像与学诗并无重要关系,而是讲为人与学道之方,但先生却由此而引发出不少论诗的妙义。先生所首先阐明的,就是诗歌之主要作用,是在於使人感动,所以写诗之人便首先需要有推己及人与推己及物之心。先生以为必先具有民胞物与之同心,然後方能具有多情锐感之诗心。於是先生便又提出说,伟大的诗人必须有将小我化而为大我之精神,而自我扩大之途径或方法则有二端∶一则对广大人世的关怀,另一则是对大自然的融入。

    谈到具体的诗和诗人,顾先生有许多独特而精当的见解,举两个例吧。

    顾先生认为,人在恋爱时最富有诗味,从“三百篇”、《离骚》及西洋《圣经.雅歌》、希腊的古诗直到现在,恋爱是个常受到赞美的主题。何以恋爱在古今中外的诗中占此一大部分?便因恋爱是不自私的,自私的人没有恋爱,有的只是兽性的冲动。何以说恋爱不自私?便因在恋爱时都有为对方牺牲自己的准备。自私的人无论谁死都行,只要我不死。唐明皇在政治上、文学上是天才,但在恋爱上绝非天才,否则不能牺牲杨贵妃而独生。《长恨歌》、《传》写唐明皇至紧要时期却牺牲了爱人,保全了自己,这是不对的。恋爱是牺牲自己为了保全别人,故恋爱是给予而非取得,是义务不是权利。

    中国诗人里与佛有牵连的不少,顾先生认为,不与佛发生关系也能成为诗人,且为大诗人。其中,首推陶渊明。陶诗的第一个特点就是有担荷,陶不但躬耕,而且固穷,躬耕是积极的担荷,固穷是消极的担荷,陶与後来那些诗酒流连的诗人是不同的。陶诗的第二个特点是能解脱∶“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步陶之後的有唐之李白、杜甫、韩愈,宋之欧阳修和辛弃疾。辛弃疾既不成佛作祖,亦不腾云驾雾,与杜甫一样,过真人、活人的生活。辛不仅思想入世,而且有事业在,治兵、理财,说办就办,皆有成绩可考,这一点,辛比杜强。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