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米饭,阿弥饭/朱秀坤

2013-03-2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不觉想起了山上的乌饭草,馋起了清香诱人的乌米饭。那春阳下沾露珠的娇嫩绿叶,该张开明媚清新的笑脸,一身芬芳地等人采摘了吧?

     还好,柜里有一盒乌米饭,宜兴的亲戚寄来的。拆开,就是一阵怡人的清芬,一片绀青,添水,煮,盛出来,顿时满室乌饭香,那股来自山林原野的香啊,直让人喜欢到深深向往。我家小姑娘已经眼巴巴地候了,根本不必下饭菜,只拌一匙白糖,一会儿工夫就见了底。“真香!太好吃了。”她还在意犹未尽的回甘之中。望望她那猴急样儿,我真想再去一次山里,采一回乌饭草,饱吸春天的气息,沐浴春风香野花香鸟鸣香,和亲戚一起烧煮乌米饭,该是多美。

    乌米饭也叫青精饭,乌亮,晶莹,一层油油的光泽非常养眼。吃在嘴里有种特殊的芳香,非常柔韧,极是诱人。无奈家不在山区,无法采摘,只得每年请宜兴的亲戚寄上一些,解解馋。

    其实,乌米饭是一种节令食品,就如同端午吃子、中秋啖月饼、冬至包饺子一样,但吃乌米饭又并非某个节日专属,中国幅员辽阔,吃乌米饭的地方也多,有三月三上已节吃的,有立夏或寒食节吃的,也有四月初八浴佛节即如来佛生日那天吃的。道教则将乌米饭当成了山中修炼时的斋方饵食,因其便於贮存,非常耐饥,“珠袋盛之,可通远方”。

    乌米饭是以洁白的糯米染成的黑色,染料来自乌饭草,其实是一种树叶,采自乌饭树即青精树,学名南天烛,也叫乌稔树、牛筋树、羊桐叶等,我国南北山区皆有生长,有益气、添髓、凉血、养精、黑发、明目诸般功效。采回来,捣碎,榨汁,将糯米浸泡其中,晾乾,做成饭,即为青黑色的乌米饭。

    清代顾禄《清嘉录》记载∶四月初八,市肆煮“青精饭”为糕式,居人买以供佛,是谓“阿弥饭”,原来乌米饭也是佛祖喜欢的食物啊。奇怪的是,元代的《燕都游览志》里这样写∶“先是四月八日梵寺食乌米饭,朝廷赐群臣食之”,它还是皇帝赏赐大臣的佳肴,想不到这乌米饭竟如此受欢迎。

    关於食用乌米饭的传说很多,有说是战国时期军事家孙膑所创,有说是隋唐时佘族农民军为解饥而食,最为大众化的则是源於佛教盂兰盆经的“目莲救母”故事,道是目莲的母亲不敬神明,死後被打入地狱,目莲送饭总遭到饿鬼抢食,後用乌饭草染成乌米饭送去,饿鬼们不敢吃,目母才得以饱腹,并在目莲的帮助下脱离苦海。感於目莲的孝道,乌米饭又叫孝子饭。

    翻开唐诗,也能闻到乌米饭即青精饭的清香,杜甫《赠李白》中也就有,“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不仅味美,还有保健养颜的功效;晚唐的陆龟蒙也写,“旧闻香积金仙食,今见青精玉斧餐”“乌饭新炊笔 香,道家斋日以为常”。南宋林洪的饮馔专著《山家清供》,更是将青精饭列为第一篇。有趣的是,著名老饕袁枚在《随园食单》中还提到一种乌饭酒,“其色黑,其味甘鲜,口不能言其妙”。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