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杂谈

2013-03-26 04:25:01  来源:大公报

    月薪37万大元的“财爷”曾俊华日前说自己也属於中产,因为中产和生活方式(life style)有关,例如爱喝咖啡和看法国电影。此言一出,引起哗然(cause an uproar)。不少人指责他与社会现实严重脱节。

    这也难怪,因为政府统计处把每月收入1万至4万港元的家庭列为中产。显然,这是以“中等收入”(middle income)定义“中产阶级”(middle class)。曾俊华的收入远高於此。但统计处的定义显然与现实脱节∶如今1个月入2、3万元住在私楼的家庭,生活可能比住公屋的综援户更拮。

    不过,“中产阶级”是一个松散的概念(loose concept)。除收入和财产外,也可以用其他标准来衡量。

    英国社会学家博托莫尔(Thomas Burton Bottomore,1920-1992 Sussex)就认为中产阶级包括公务员、经理和白领工人(white-collar workers)、科学家和工程师、学者和知识分子,他们构成社会上层精英(elite)赖以联系社会的“次精英”(sub-elite)阶层。

    按此划分,财爷和其他高级公务员理应属於“中产阶级”。他的话引起强烈反应,在於香港高级公务员的薪金实在过高,与社会脱节。但这并非曾俊华们的错。

    更准确地说,middle class是“中间阶层”。历史上,此阶层曾比上层更富有。

    资本主义在欧洲兴起初期,许多平民通过营商致富,远比没落的贵族更有钱。但封建贵族(nobility)是社会上层,而工商业者不论如何富有,都只属於“中间阶层”。1760年开始的工业革命使社会发生根本变化,富有的资本家上升为社会上层,成为“资产阶级”(bourgeoisie),而处於社会中层的是比底层工人职优薪高的经理、专业人士和知识分子们,马克思将之归类为“小资产阶级”(petty bourgeoisie)。在马克思主义看来,爱喝咖啡和看法国电影正是所谓的“小资产阶级情调”呢。 亦 然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