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外佣 不享居港权

2013-03-26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图∶亚洲移居人士联盟发言人Eman C.Vilanueva(前排左一)认同居港权争议已经告终,机构将会在其他议题上,争取把外佣纳入法例保障范围之内 本报记者梁康然摄

    □缠扰达2年的外佣居权案,终审法院昨日作出终极裁决,目前在港约30万名已留港7年的外佣,永久居港无望。5名终审法官一致裁定,外佣来港前合约已列明,完成工作合同後必须返回原居地,不符合“通常居港”的定义,因此外佣即使在港逗留7年亦无居港权。“另外,律政司要求终院就本案寻求人大释法,亦遭法官一致拒绝,认为基本法已对‘通常居港’有清晰解说,因此无需参考外来资料。” 本报记者 梁康然

    终审法院在2月下旬处理外佣居港权案上诉案,5名终审法官马道立、陈兆恺、李义、夏正民、梅师贤经过近1个月审议,昨日颁下判词一致裁定外佣一方败诉,维持港府胜诉结果。

    判词提到,根据《基本法》第24(2)(4)条内文,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定义,包括通常在港连续居留7年,并以香港为永久居住地的人士。然而,外佣是根据《入境条例》第2(4)(vi)条文来港,条例列明受雇的外来家庭佣工,在工作合同完结时必须返回原居地,外佣因此不属於“通常居港”范围之内。

    外佣一方提出,《入境条例》与《基本法》互相抵触,基於《入境条例》违宪,外佣理应在留港7年後,就可自动获得居港权。终审法院反驳指,“通常居港”在不同情况可以有不同涵义,外佣一方提出的见解,并非唯一解释。终审法院表示,外来人士是否适用“通常居港”,需要考虑外来人士的入境身份。

    性质不符“通常居港”

    由於外佣来港条件有大量限制性,包括必须与特定雇主订立工作合约、只可从事家佣工作、居於特定的雇主居所等等,与其他入境旅客不同。最重要的是,外佣来港前,一开始已经获告知来香港目的并非在香港定居,并且不得带同家属来港,在完成合同後,外佣必须返回原居地。上述情况,外佣在港生活,明显与传统上承认的“通常居港”不同。

    基於外佣受入境条例规管,外佣留港不被视为“通常居港”。终审法院裁定,即使外佣留港7年,政府认为外佣无资格申请居港权并无违宪,维持政府胜诉。

    拒绝提请释法要求

    政府代表曾提出,假若终审法院认为只要有需要考虑全国人大於1999年释法的效力时,则根据基本法第158条,须就“1999年人大解释”,及1996年特区筹备委员 会《关於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4(2)条的意见》寻求人大释法,却未被终院接纳。

    终院指出,提请大人释法需符合三项条件,一是“分类条件”,即事件涉及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务,或涉及中央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二是“需要条件”,即事件涉及中央事务,而中央解释会影响到案件判决。三是“可争辩性条件”,即涉及事件的解释论点,并非“显然和明显不成立(plainly and obviously bad)”。

    终院认为,如果案件符合上述全部3项条件,法庭必须提请人大释法。但就本案而言,因基本法第158条涉及中央与香港特区关系,符合“分类条件”,但终院在无需参考“1999年人大解释”的情况下,已可就基本法的第24(2)的涵义得出结论,并不符合“需要条件”,故拒绝提请人大释法要求。

    千万堂费公帑支付

    至於本案堂费问题,法院稍後会开庭处理。大律师陆伟雄估计,由於本案诉讼双方均聘用了资深大状中最顶级的大律师出庭,单是双方律师费至少1000万元。不过,申请司法覆核的2名菲佣获法援,即使堂费判败诉一方支付,最终也只由公帑支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