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蛹》刻画房失败男

2013-03-26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爆.蛹》部分情节让人摸不头脑

    陈曙曦导演的香港艺术节制作《爆.蛹》中的“蛹”字,明显是指剧中那间狭窄的房,房内有三名不同背景的男人屈居,他们於同一张碌架床一人躺在一层,并共用同一个马桶。单是用马桶的习惯已彼此不同,带来若干因卫生问题而起的争拗,“爆”字明显是指谷到爆(忍受不了)的委屈和不满情绪。

    《爆.蛹》的编剧王昊然,以及剧中角色小波、小波的饰演者王维同样是从内地来港生活的人,编导要香港话剧团演员王维用普通话讲台词,并夹杂一些“半咸淡”的广东话,王维的“半咸淡”广东话处理得很好,因若过了火就会使观众频发笑,《爆.蛹》的创作重点是令观众深刻体会一个既荒诞又具真实感的生活困局,多於换取笑声。小波在香港无所事事兼染上赌瘾,而且喜欢嫖妓,生活跟贪与欲分不开,性格则极有自信并自大得往往不顾别人的感受,王维把这角色的特质演得惹人讨厌。

    角色性格变化大

    文杰聪饰的微波穿恤衫西裤戴眼镜,大学毕业後当文员,说话时总是文质彬彬,喜欢写诗及其他艺术,可见编剧是将自己对艺术的热忱放於这角色中。微波跟小波有最多争执,当他怀疑小波弄污马桶和向小波追债不遂时仍力保斯文的形象,但当他於剧末为争女人而跟微波吵架时,内心的积怨和兽性便爆发出来,文杰聪把角色的两种极端性格演得形神俱在。编剧在剧末揭露微波并非大学生,可是安排微波争女人时一下子变成“烂仔”般的说话方式就有点奇怪;若微波骂人时肯动脑筋讲出一些机智或话中带刺的说话,令小波听得似懂非懂但又会被触怒,互骂的效果应带来多些变化。

    当微波刚被公司辞退,小波便罕有地用自己的自信帮微波,要微波跟自己讲粗口以释放内心的不快。怎料当小波收声时,微波竟一口气讲了一句起码有一百个粗口字的句子,彷佛将十多年的郁结一次过释放出来,这跟小波於剧中高唱了一首歌颂召妓的歌,同样哗众取宠及教观众听得目瞪口呆。

    陈永泉饰的大波是驾电单车送薄饼的外卖员,奇怪是他的服装和粗鲁言行像地盘工人,却在戏份上只令观众留意他送薄饼的辛酸。大波有妻儿在内地,其後女儿失踪,奇怪的是大波不返内地寻找女儿,反而於戏的後半部分沉迷“精子实验”,并苦恼怎样跟小波与微波瓜分实验带来的一百万奖金。之前大波才为女儿而痛哭,如今大波却不顾女儿生死兼像误信保药党(大波称没有大学学历,使他们失去一百万),实在令观众摸不头脑。

    节奏剧力应改善

    小波与微波的争女人戏跟大波的“精子实验”,都令笔者愈看愈感厌烦,理由是根本看不到编剧想透过这两场戏表达什麽;反而剧中有一位不时身处在房的女演员(周若楠饰的小琳),一看便知道她是大波的女儿、小波与微波同样倾心的女人,并象徵小波心中那些来自不同省市的妓女,换言之是三人的寄望/欲望对象。

    台上的三层碌架床可见每一层都有简陋的布帘以保障三位住客的私隐,小波的布帘是钞票图案,具体反映他是个充满贪欲的人,而微波的布帘虽跟大波同样平凡,但当小波拉开微波的布帘和床位暗格後,竟见挂多张裸体画,也就难怪微波跟小波皆爱上妓女小琳,而观众亦见到微波是善掩饰真我的虚伪者;台上除了有一个小马桶外,全剧完的一刻,整个布景竟变成一个特大马桶,换言之三个做人失败的男主角活像三条粪便,设计者赖妙芝的心思创意值得赞赏。

    《爆.蛹》头半小时的戏份有太多转场,每次转场都见台上一片漆黑,很厌烦,也破坏了戏的节奏与剧力,若重演应改善。

     图片由Keith Hiro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