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弑亲案看品德教育(下)

2013-03-26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上一期谈到学校在品德教育上面对的第一个困难∶内涵难有共识。这一期谈第二个困难∶流於形式,走马看花。

    教学时数有限

    所谓流於形式,如上期所言,学校必须编订品德教育的课程内容,然後分配教学人手,规定教学时间,划分课内课外。品德教育有众多的内容项目,每一个项目所能分到的教学时数其实非常有限。熟习学校运作的人士就一定明白,学校通常的做法是全年平均分配,例如这个礼拜讲授如何待人接物,下一个周会邀请校外嘉宾分享青少年正确理财,再下一个月带学生去探访老人院进行社会服务。每一个涉及品德教育的项目内容,都必须细致分配到每一周的课节教学或者课外活动安排之中。

    就算一间学校想重进行品德教育,不想过度被应试教育所牵制,但能够获得的教学时数毕竟还是有限的,家长也不会接受品德教育的课时超过学科教育。学校作为一个拥有几十教师、上千学生和过亿元教育资源投入的机构,规划管理必须有条有理,这是任何机构有效运作的应有之义。因此,任何学校一定少不了校历表和上课时间表。无论什麽科目、什麽活动,都必须纳入这两个时间分配的表列之中,否则很难临时得到学校资源和师生的关注。

    好了,在上述条理化的教学管理体制之下,品德教育就会被分拆成不同项目,各自安排不同时段和教师资源。一年下来,在帐面上学校当然“进行”了许多不同形式的品德教育内容项目,但是能起多大实质作用?品德教育不同知识教育,後者可以分拆,可以按部就班,可以逐项攻关,但品德教育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何曾见过孔夫子会把“君子”这种道德人格分拆成不同科目?然後今天教导颜渊式的安贫乐道、明天教授子路式的忠贞正直、後天再来讲授反面的冉有式的聚敛民财、宰予式的朽木难雕?这叫什麽话!

    但现代的科层化学校教育体制,就决定了即使品德教育也必须分拆细化进行,像孔夫子那种在日常生活当中随教随学、在实践中从旁指导,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品德教育之所以在学校教育中起不到社会所期待的效果作用,绝对不是因为过分重视应试教育,而是源自现代的结构化学校教育体制与品德教育的实践性质两相不容!

    如此说来,品德教育岂不是在学校不可真正实施?品德教育的最前线不是学校,而是家庭。如何促进家校合作,共同做好青少年学生的品德教育,这是一个重要但一直被忽略了的教育议题。

     将军澳香岛中学副校长 邓 飞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