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草当指挥’一帆风顺‘

2013-03-2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李心草说,乐谱是指挥的武器/本报摄

    【本报讯】记者李梦报道∶虽然为今晚与香港小交响乐团合作的音乐会选了“贝五”这样略显保守的曲目,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首席常任指挥李心草其实是个不爱依常理出牌的人∶大学毕业後先是去到中央芭蕾舞团,三年後又顺利进入“国交”,本可以顺风顺水一路走下去,可他偏不,偏要一个人去维也纳读书。

    “再晚,怕学不动了。”那年,他二十五岁。

    指挥系招生只他考中

    选择维也纳的原因很简单,“学音乐的哪个不想去那儿?”那里,有金色大厅,有贝多芬和莫扎特,有积攒百多年的古典音乐传统。

    也因此,维也纳国立音乐学院教授莱奥波德.哈格对这位来自中国的学生说,你来到这里,要多体验这里的文化。

    李心草也听话,课馀便周遭游历,或和一帮同学在多瑙河边即兴表演挣些“外快”,或逛逛音乐书店,淘些乐谱拿回来研究。如今,他携妻子去奥地利旅行,从来不需要看地图;如今,他家中仍珍藏当年在书店“淘”来的乐谱。

    “我们做指挥的,这些(乐谱)好像我们的武器。”排练後,记者说要给他拍照,他也不忘抱那摞谱子。

    别看现在李心草颇享受指挥时的感觉,可指挥并不是他的第一选择。进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前,他在中国广播交响乐团里吹了两年长笛。

    有一次排练结束,人都散了,他闲来无事去指挥台附近转悠,忽然发觉,原来站在这里,比坐在乐队里,“感觉更好”。

    於是,他动了学指挥的心思。当年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招学生,他竟是唯一一个考中的。“那时候学生少,整个大学指挥系的宿舍只有一间。”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全系学生加起来,只有四个。

    不像现在,音乐学院扩招,学什麽的都多了。李心草现在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任教,说每届通常考进七、八个学生,“我都担心他们将来去哪儿”。

    也是,并不是人人有他那样的好运气∶一毕业就去了中央芭蕾舞团任指挥,想“充电”了就去维也纳学三年,学完回来,依旧有“国交”的指挥职位在等他。他常说自己这一路走得顺,多亏了几位贵人,比如徐新,比如陈佐湟和李德伦。

    大会堂指挥“小交”

    三年前,李德伦夫人将丈夫生前用过的一根指挥棒赠予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关峡,关峡将它交给李心草。“不舍得用,得小心保存好。”

    他从来懂得感恩,不忘师恩,也不忘家人。今次来港演出,钢琴家妻子秦兰陪他一起,采访时,她坐在丈夫旁边,一直微笑。直到李心草说“我不干这个(指挥)就养不了家”时,妻子才忍不住插话“其实我们两个都觉得做这行特好,没有觉得特苦”。记者忍不住打趣李心草∶“你看看人家这问题答得多好”,刚才一直佯装严肃的他才摸一摸头,说一句“所以我身边得有她嘛”,脸一红,笑了。

    两人在一次演出时相识。当时李心草指挥哈尔滨歌剧院演出《黄河》协奏曲,秦兰是独奏家。她是哈尔滨人,他在云南长大,原本南天海北的,竟因为音乐走在了一起。如今两人的女儿Kitty也学了音乐,在中央音乐学院附小读书,专业是长笛。“我们并不会要求她一定要成为著名长笛演奏家,她要到什麽地方,看她自己的天赋和她自己的努力。”李心草说。

    还是顺其自然。好在女儿听话,练习时并不会有同龄孩子的抵触情绪。她最爱闹情绪的一点,是爸爸经常不在家。李心草如今演出日程紧,平均一年呆在北京的时间不到三个月。每次外出,他总记得给女儿带礼物,“算是一种补偿吧”。

    采访结束後,记者随夫妇两人一道离开排练场地。两人说要去铜锣湾Hello Kitty专卖店看看,“我们女儿是Hello Kitty控”。

    编者按∶香港小交响乐团二○一二至一三乐季闭幕音乐会今晚八时在香港大会堂音乐厅演出。曲目包括∶莫扎特钢琴协奏曲第二十二和贝多芬《命运》交响曲,指挥李心草,钢琴独奏廖国玮。查询可电二八三六三三三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