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类人戴望舒

2013-03-2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全剧唯一女演员谭芷翎,要处理的四个角色更为复杂

    两年前,本地剧团“一条裤制作”首次在香港法定古迹“孙中山纪念馆”以环境剧场形式公演《学良事变》後,再度获康文署邀请制作“那些年─文学家留给香城的印记”系列的《走不出的雨巷》,将中国文学家、有“雨巷诗人”之称的戴望舒的重要轶事搬演。

    同一空间 三种心境

    剧团再次运用纪念馆独特的历史氛围,尝试拆解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纠结。说实话,在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演出时间内,要观众了解到这位人物的重要性是有相当的难度。纵使编剧满道和导演胡海辉继《学良事变》後已经在创作上有相当的默契,这次要处理的人物,是一位感情丰富的诗人,编导除了要呈现历史背景,政治事件、文人风骨外,还有三段刻骨铭心错综复杂的爱情故事,导致制作难度比起《学良事变》更大。

    首先谈剧本,编剧满道选择了对角色运用三重性的写法,即是角色在同一个空间以三种不同的心境和状态出现,角色透过互相影响、质问等种种冲突去推进剧情,重新检视自己的一生。现在,观众可以看到十八岁(叶兴华饰)、二十七岁(郑家俊饰)和三十二岁(苏育辉饰)的戴望舒在古迹范围回忆自己的一生,自己爱过的三个女人(施绛年、穆丽娟、杨静)。据了解,编剧如两年前一样,创作关於戴望舒的剧本前读了相关文献,而最触动编剧的就是戴望舒与鲁迅笔战事件,因为戴望舒当年写信给鲁迅时提到“第三类人”的说法,提出文艺创作者是否一定要归边?难道不是左就是右?不能有第三类人吗?所以编剧描写第三类人的社会位置,理应是对当下香港政治闷局的潜台词,处理十分巧妙。

    至於写儿女私情,编剧未免写得有点模糊,戴望舒一生的恋情没有一桩圆满。即使有过两次婚姻也离婚告终,他心内一直无法忘记他的初恋情人施绛年,导致他永坠於恋爱悲剧之中。据记载,有说那场初恋只是戴望舒一厢情愿,但就激发到创作《雨巷》的动力。据戴望舒长女戴咏素认为,施绛年是“丁香姑娘”的原型,气质与《雨巷》里那个幽怨的女孩相似。也许现时编剧不想将热恋过後的现实丑陋关系呈现眼前,所以淡化了两性之间不必要的争执场面。

    舞蹈加强戏剧张力

    导演手法上,胡海辉选择将舞蹈注入戏剧作品,再配合戴望舒的诗作、现场音乐和录像元素,试图令观众对事件的视点有不同的面向,创作理念成熟,关键在於整合的能力。现时由於三男一女的演员对舞蹈技巧有一定的不适应,即使众人努力非常,肢体的舞蹈状态却未能达到灵动的境界,所以当音乐和诗作的元素出现时,少不了有互相排斥的情况。反观,演员毋须透过舞蹈语言去交代心理时,他们纯粹自然的形体表现就特别出色。以第四场为例,各人分别在古迹范围的露台、天井、楼梯表达戴望舒和杨静的情感时(演出是同时进行,观众可以自行选择观看区域),就特别让观众感受到戴望舒对爱情的无力感。这场也是导演手法最出色的处理,因为透过录像的时间同步,令观众可以在不同演区的空间看到同一个事件发生。

    演员临场表现方面,不能不提全剧唯一女演员谭芷翎,她比起三位男演员要处理的角色更为复杂,她既要演绎施绛年、穆丽娟、杨静、审查官,四个相当有厚度的角色之馀,又要在刹那间转变角色,情况俨如四川的变脸艺术一样。相比她在《舞步青云》和《神扒之间》的表现,这次可谓彻底展现出她的个人魅力和实力的一面。此外,负责音乐设计、作曲及现场结他伴奏的梁宝荣,虽然不是演员,但是他的表现就如第四个身份出现的戴望舒,以超然的角度面对自己的一生,做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的境界。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