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不再理想不再

2013-03-2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Beyond的风雨十年,也是香港Band Sound的黄金年代

    “至此香港再没有真正的音乐人,除了黄家驹。”二十年前,听闻Beyond乐队主唱黄家驹的死讯,罗大佑这样说。

    这从来不是一句耸人听闻的话,因为Beyond在香港乃至华语乐坛的地位。

    从一九八三年乐队初创,到一九九三年主唱黄家驹在日本意外离世,Beyond乐队经历的风雨十年,恰也是香港乐坛Band Sound的黄金年代。

    不羁放纵 敢爱敢恨

    那是“四大天王”还未风靡的日子,那是没有日韩流行花美男的日子。当内地年轻人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的场子里拉起横幅高喊“崔健你好”时,一些香港年轻人正随Beyond一起留长发,一起抱结他仰头,风中高唱,天空海阔你与我。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香港经济探索与转型的年代,是粤语片百花齐放的年代,是未知和好奇蠢蠢欲动的年代。骑摩托游走在荃湾元朗工厂区和旺角油麻地的年轻人,学猫王和披头士的阔脚牛仔裤扮相,不羁放纵亦满是青春期的迷惘。你若问贾樟柯,最初的电影灵感来自哪儿,他会说,是山西县城简陋破败录影厅中闪烁荧幕里的摇滚明星和蛊惑仔,是Beyond的《情人》和《光辉岁月》。

    那是物质匮乏却精神饱满的年代∶和现在躲在虚拟世界中用键盘敲打悲喜的我们不同,那时的他们,敢爱敢恨,敢於面对生命的可知与未知,那时的歌里,有“异乡”、“父亲”和“理想”这类温暖的语词,有挣扎、拷问和追索,而非一味的爱,爱,爱。

    他们自费发唱片,自费办演唱会,自己写歌自己唱,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们玩朋克玩金属抱紧结他唱粤语歌,语气中的嘶哑固执不满,以及即兴溅崩出的间奏,都刻满醒目而奔放的热情。舞台,是他们的神坛,在那里,他们和台下的人们一道,召唤理想,当年轻的目光纯澈时,当理想还是一枚高贵的名词时。

    摇滚精神 一去不返

    只可惜,这样的原创力和热情,在当下愈来愈稀罕。当摇滚乐走入主流叙事的语境,当弹结他的年轻人不再反叛不再抗衡庸碌无味的现实,摇滚的精神也便不再。金钱成为衡量的标准,音乐又哪有纯净可言;写歌唱歌成为一笔生意,自然没人在乎唱歌人的心还是不是火热。

    当Beyond签约新艺宝从“地下”走到“地上”後,曾有乐迷骂他们是“摇滚叛徒”,说他们被“招安”被唱片公司的商业运作迷惑。可是这样的“骂”,现在也听不见了吧。人们总是抱怨摇滚精神已死,band黄金时代不再,一边抱怨,却一边在耳朵里塞上哀怨缱绻小情歌,将自己腻在扭结压抑的情绪中,自伤自恋。“轮回”解散,黑豹消失,曾经的魔岩三杰不是隐居便是遁世。一个个曾经鲜活的名字,镌刻在时间廊柱上的,经了雨淋日晒风蚀,渐渐没了样子。而我们除了抱怨,似乎也只剩抱怨。

    再无Beyond,只因少了爱听Beyond爱理想的我们。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