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的狂欢节/黄贝妮

2013-03-27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游行队伍即将行经的牛津大道的彩虹之路Chris Moran摄

    澳洲地广人稀,大多时候都显得较为“安静”,连第一大城市悉尼也不例外。但每年三月的第一个星期六,悉尼著名的几条街道如New Town、Oxford Street,却是人山人海。是什麽活动让慵懒的澳洲人这一天趋之若鹜、成群结队地欢涌而来?一面到处飘扬的旗帜│“彩虹旗”,可以揭开谜底∶这是澳洲一年一度同性恋狂欢大游行!

    彩虹旗││汇集了红、橙、黄、绿、蓝、紫六色,那是太阳的光谱,是同性恋渴望多元、包容的符号,也是他们平权运动常用的象徵标。这一天的悉尼,旗帜、贴纸、衣帽、饰物、像章、茶杯、各种日常用品、各类大小物什,铺天盖地、醒目无比地统统烙上彩虹的图案,整个世界彷佛一下子沉浸在五彩缤纷的海洋之中。绵延数十里的同性恋盛装大游行,其规模与盛况,是任何民俗庆典和嘉年华都无法比拟的。澳洲的男女同性恋者把这一活动称之为“我们的自豪日”。

    悉尼同性恋狂欢游行从一九七八年始,每年一次,从不中断,至今已有三十五年的历史了,最初是同性恋为争取在社会的合法地位而进行的政治游行,而现在这个游行更是同性恋自豪展示自己的大型化妆盛会和舞台,据说悉尼的同性恋游行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生动的同性恋游行活动之一。每年一度的同性恋大游行也吸引全世界的同性恋者聚集到悉尼来参加这一盛会,庆祝自己的节日。

    今年三月二日,从下午七点四十五分开始,扛彩虹旗的同性恋们在悉尼牛津街(Oxford Street),如火如荼地燃烧起来。

    牛津街原本就是出了名的同性恋经常出没的地方,街道两旁挤满了同性恋酒吧俱乐部,周五周六形形色色、装扮各异的同性恋们似繁星拥堵在一起,一个个穿超短大礼裙、戴假发假胸的男人,蹬令人发指的高跟鞋,一扭一摆地像水蛇一样穿梭在嘈杂的酒吧里,不时停下与客人调情聊天。

    前一个晚上,悉尼州政府和交通公路部门为迎接这个盛大的“同性恋骄傲日”,联合花了十一万澳元,通宵将牛津街的斑马路活生生涂成了彩虹色。十一万,涂一条马路,引起了不少争议│同性恋们非常赞同,并希望一直这麽保持下去,而不少市民则认为简直浪费资源,还不如把钱投到昆士兰或者维多利亚水灾和火灾的重灾区帮助难民呢!各大新闻版面争论得不分伯仲。经过媒体这麽一炒作,“同性恋日”变得更加令人期待。谁知道这天会有什麽新奇事发生呢?

    我和朋友James早早吃了晚饭,快马加鞭地往牛津路赶,还不到六时半,牛津街已被挤得水泄不通,压根儿就看不到彩虹路了。街上戴面具的各种奇形怪状的人都有,有的酒吧竟卖起了木制啤酒箱,十澳币一个,好让游客“站得高,望得远”。这种箱放平常日子里根本没人要,现在简直跟抢银行一样,路人都争把它们当椅子坐。七点半,人群开始躁动,欢呼声渐行渐近,声浪越来越大,轰隆隆活像千军万马朝我们奔来│

    原来由数百名女同性恋开路的狂欢序幕拉开了│只见她们骑电单车呼啸而来,扬长而去。女骑士们打扮得非常男人味,或身穿牛皮茄克或乾脆赤身露体,漆黑的皮夹克上点缀金属亮片和钉子,坐骑泛幽黑的光,再配上银色的把手和大号排气管,每个人都像摇滚乐手,炽情如火,对游客挥手、欢呼、或旁若无人地拥抱、接吻。此时,喇叭齐鸣,哨声四起,数万夹道围观的人群,欣喜若狂地尖叫鼓掌,忙碌不停地拍照、录像。紧接,一百零八辆装饰得五彩绚丽的花车陆续登场,步行方阵也丝毫不逊色∶护士协会方阵来了,聋哑方阵来了,修道院、中学生团体、澳州陆海空三军种及警察┅┅你想到想不到的都轮番出场││有的方阵所有人光上身就穿条非常sexy的T-String内裤(丁字内裤);政府官员方阵却穿整齐、一丝不苟;经理方阵拿假公文包、假手机 、脖子上只套条领带,一群人边走边煞有介事地拿住假手机打电话;医生队伍穿外科手术服,有的还推打扮成病人的同性恋夥伴;还有一个同性恋者预防爱滋病的宣传方阵,一个家庭社工志愿者方阵──他们高举彩虹标语,上书∶“追求平等”、“对家庭暴力说‘不’,热线电话×××××。”他们的工作是保护那些受到家庭暴力和有自残倾向的同性恋者,为他们提供心理帮助。

    说来挺奇怪,澳洲政府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承认同性同居、享受与其他市民同等待遇的国家,尤其近年来,随同性恋团体运动的日益展开,人们对原先视为洪水猛兽的同性恋者,开始予以同情、了解并试接受,媒体上也有越来越多关於同性恋的客观报道,社会也普遍对同性恋持宽容的态度。但到具体的家庭,同性恋者仍会遭到来自家人的强烈反对和巨大的压力,特别是对年轻的同性恋者来说,刚刚发觉自己的性取向与别人不一样时,亲人的责骂、同伴的疏离,那种彷徨和忧虑足以令他们窒息,自残抗争比比皆是。

    我偷偷瞄了一眼站我身边的年轻女孩,她梳男孩发型,白皙的手臂上如同毛毛虫般布满了刀疤,手腕处尤其多。女孩搂另一个长发的女孩,静静看舞者们走过,若有所思的样子。我鼓起勇气问其中一个女孩,对同性恋日有什麽看法。女孩说∶“要是放到十年前,我根本不敢跟我女朋友公然在大街上十指相扣,或者亲吻。我们都是秘密进行的。但现在有点不一样了(她搂了搂长发女孩,吻她的额头,以示无所畏惧)。可我们仍然顶比平常人更大的压力,好多压力无法跟自己亲近的人诉说,去心理医生那里又不好意思对陌生人敞开心扉,那就转向自己,以伤害自己来释放压力。”

    说话间,我看到挂在女孩脖子上的十字架,“教友认同你们吗?”我问的敏感问题,瞬时让女孩崩溃了∶“对於基督教徒来说,同性恋是有罪的,同性恋者死後都要到地狱去!”这对虔诚的基督教徒是无法接受的。害怕去地狱和无法改变的性取向,这简直就是一场残酷的灵与肉的搏斗。除了信仰上的煎熬外,当教堂的信男善女们发现他们的信徒中有同性恋者,他们是有权利将同性恋者赶出去并禁止他们再来朝拜││“被自己的信仰所抛弃,这对一个人是多大的侮辱啊!”女孩泪流满面┅┅

    我沉默了。在这充满歌声笑语的狂欢里,我们庆祝从历史走到现在的观念改变,更多的是对於一个更敞开的未来的一声呼唤。每年悉尼同性恋大游行都有一个主题,今年的主题是“爱的一代”││再次倡导“不同的追求,都有人爱你们!”

    晚上十时多,持续了三个小时的狂欢游行结束。当象徵同性恋的彩虹路,又一次在眼前显现时,所有在场的人们都会感到,人生也许就像彩虹般短暂,但也应有它丰富的色彩。但愿未来我们能笑谈这个问题,希望未来这不是一个问题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