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严方正

2013-03-28 07:39:24  来源:大公报

    人常瞧不起别的动物,认为它们缺少想像力,虽然这也不过是人的一种想像。你瞧,人自诩为“万物之灵”,他们举例来说明这是真理。譬如,人想当“千里眼”,便发明了卫星电视;想当“顺风耳”,便发明了手机。别的动物能行麽?人会做五花八门的科学研究,其成果之一就是,人在想像时,头脑里会产生一种叫内啡?的物质,它是一种能提高免疫力的好东西,所以多动脑筋的人可以少吃药。

    我们中国人包括小学生都喜欢李白的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首短诗流传千古,既记录了作者的想像,还激发出读者的想像。

    曾读过一篇散文,那位作者回忆自己读中学时对一位女同学单恋,写得缠绵悱恻,很有感染力。有那麽一段日子,这个痴情小伙子恨不得时时能见到那位女同学。可是毕业之後,生活的大浪让他们劳燕分飞,若干年後各自成了家。接,又鬼使神差地到了同一个单位工作。如今,他天天都能见到她。两个人虽然也间或有些往来,相互帮帮忙,但他对那位当年的“梦中情人”已毫无异样的感觉。因之,他得出结论∶所谓恋爱,不过是在和你想像里的那个对象恋爱。

    爱因斯坦是十分推崇想像力的,他有句名言,许多人都能背出来∶“想像力比知识更重要。”爱因斯坦的建树,首推相对论。他十多岁的时候,就常想一个这样的问题∶一个人如果和光跑得一样快,他会看到怎样的情景?这个问题,与他後来提出的相对论很有关系,尽管直到今天也没有人能跑得和光一样快。关於想像力,爱因斯坦还讲过∶“一个科学家比另一个科学家先注意某种新现象,靠的也许是幸运。然而引导他进一步研究下去,靠的就不可能是幸运了。正是想像力首先促使这位科学家,而不是另一位去研究某种可能性很大的理论。”这段话可以看做对前一句的一种注解。

    莫言是个爱说故事且会讲故事的人,他讲故事的方法被人称为“魔幻现实主义”,“幻”和“实”是如何联系起来的?不能靠别的,只能靠想像。他的小说《天堂蒜薹之歌》初版卷首有一段斯大林语录∶“小说家总是想远离政治,小说却自己逼近了政治。小说家总是想关心‘人的命运’,却忘了关心自己的命运。这就是他们的悲剧所在。”书出版後,有人出来质疑,问莫言斯大林何时何地说过这句话。莫言的回答是∶“这段话是斯大林在我的梦中,用烟斗指我的额头、语重心长单独对我说的,还没有来得及往他的全集里收――这是狡辩,也是抵赖。但我相信∶斯大林是能够说出这些话的,他没说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

    想像啊,想像,如果有那麽一天,所有人都成了思想懒汉,停止想像,世界会是个什麽样子?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