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佣案终审判决影响深远

2013-03-28 07:39:25  来源:大公报

    终审法院25日就外佣居港权案作了终极判决,5名法官一致驳回外佣的上诉,裁决外佣在港工作并不符合《基本法》中“通常居住”的定义,外佣不具居港权。

    终审法院在48页判辞中,亦为终院按照《基本法》第158条的管辖范围提供了清晰的界定,指出终院只可以在满足包括类别条件、必要条件和可辩性三个条件下,向人大常委会提请释法。终院认为可根据普通法厘清“通常居住”的定义,因此未接受律政司的提请,请求人大常委会释法,澄清居港权的所有争议,以一并解决外佣及“双非”问题。

    笔者认为,相对於2001年7月20日终院不按人大常委会1999年“六.二六”释法判决,令“双非”婴孩庄丰源可在港住满七年後享有居留权的判决,此次终院关於外佣居港权的“三.二九”的终极判决,是香港法治上的重大进步,是香港迈向司法法治的重要判决,是香港法治精神的弘扬。

    判外佣不具居港权合宪

    司法法治与司法人治是性质不同的两码事,不可混为一谈。司法法治是真正按照宪法判案,按照法律判案,是实质意义上的宪治、法治,宪法至上,法律至上,而不是偏离宪法和法律的法官个人意志的判决。

    笔者首先认为,终院此次判决,是合宪合法合乎立法原意地解释了《基本法》第24(2)(4)条内文香港永久性居民定义,是包括通常在港连续居留7年,并以香港为永久居住地的人士。但外佣是根据《入境条例》第2(4)( )条文来港,是受雇的外来家庭佣工,在工作合同完结时必须返回原居地,外佣不属於“通常居住”范围之内。判词又具体地列出外佣来港大量的限制性条件,指出外佣在港生活,明显与传统上承认的“通常居港”不同。

    终院此次判辞,关於香港永久性居民定义及“通常居住”定义的解释,体现了只要严格地按照法律条文精神、法律规范实质解释和演绎,普通法系注重文字、大陆法系重在立法原意的法律解释是可以相通相融的。有人将此次终院普通法释法与讲究立法原意的大陆法系对立起来理解、渲染,是看不到终院此次判决及其判辞的重要法律意义。

    笔者认同终院法官这一观点∶外佣居港权案。因为《基本法》158条赋权於本港法院审理案件时自行诠释《基本法》,而终院已可据此在本港司法、法律体系内解决问题,已无须就本案能否合宪合法合理判决而提请人大常委会释法。

    其次,笔者认为终院此次判决另一个重大的法律意义,表现香港司法法治的重大进步,是终审法院继1999年2月26日声明,5名终院法官明确指出,我等“并没有质疑人大常委会根据第一五八条所具有解释《基本法》的权力,及如果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作出解释时,特区法院必须要以此为依归”之後,又一次在外佣居港权案上确认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最高释法权,指出在其所理解的三个条件下是要提请人大常委会释法然後判案的。

    笔者认为,反对派中的某些政客、大律师、律师是未能领会终院此次判决及判辞这一重要法律意义的。例如余若薇、涂谨申、郭荣铿、何俊仁等,在终院判决後,就缺乏自知之明,就害怕特区政府“输打赢要”,自行提请释法,仍然认为人大释法是“破坏法治”,不敢正视、不敢承认人大释法是香港特区法治的重要一环。

    由於终院此次判决,未按律政司要求,提请人大释法,“双非”婴问题仍未能从法律上根本解决,引起社会各方关注。不少政界人士感到失望,普罗市民大多仍忧心忡忡,希望政府能从法理上解决“双非”问题。

    遗憾的是,在涉及解决“双非”婴问题上,终院於外佣居港权案判决後,大律师公会与律师会未能领会终院判决及判辞的法律精神,仍视人大常委会释法是与法治对立的,认为“政府若自行提请释法,将对法治带来极负面影响”,“应尽量避免中央政府介入本港自治”(但终院认为,居港权问题是涉及中央与特区关系的问题)。

    “外来材料”之说不合宪

    笔者认为,终院此次判决及判辞并未解决,甚至并未涉及“双非”婴问题。虽然特区政府表示,尽量利用本地法律体系下的途径解决,尽量用行政手段解决。但笔者以为,这是治标不治本,而且未必经得起司法覆核考验。解决问题的正途,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还是要依靠法治,依靠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这一法治的重要环节,这一香港特区法治的必要元素。

    此次判决谈论及“外来材料”问题。笔者一向认为,从宪法学、从法治理论上看,把1996年全国人大所通过的关於筹委会工作报告的“八.一○决议”,筹委会《关於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的意见》视为“外来材料”,不具法律效力,是法律上的错误,是宪制上的错误。因为国家宪法事实上必适用於香港特区,全国人大通过的报告、决定适用全国,也适用於香港特区,与《基本法》具同等法律地位与效力,香港特区应遵从。一个国家,一部宪法,一个中央,香港的法治能离开国家中央,离开国家宪法,离开人大的授权、中央主权行使麽?“外来材料”之说一开始就是错的,就是不合宪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