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袍下的苦悲

2013-03-28 07:39:26  来源:大公报

    图∶安德海虽倚仗慈禧,但亦有自知之明

    每年三月都是香港剧场的繁忙月份,除了香港艺术节之外,各剧团亦持续推出自家制作。香港话剧团演出了潘惠森的新剧《都是龙袍惹的祸》。

    当观众以为《都》剧可能又是潘氏的“怪鸡”作品(套用剧评人石琪经常对潘氏作品的形容词),却原来《都》剧是一本正经的历史剧。潘氏采用了家喻户晓的清朝宫廷象徵人物(慈禧太后),神秘而性格阴暗的小人物(安德海太监),再加上朝廷内外的不同势力(恭亲王、丁宝桢等),构成一出政治和人性交错的戏剧。《都》剧当然有别於陈腔滥调的电视剧模式。故事以清朝同治皇帝时期,两宫垂帘听政为背景,慈禧、慈安、同治和恭亲王衍生权力争斗,慈禧亲信太监安德海遂变成牺牲品。潘氏采用了真实历史人物和事件,描述了当中的经过及细节,并凸显了其中的戏剧性冲突,故此每个角色都十分立体,角色之间──尤其是个别角色的对手戏,以不同的立场和观点而构成矛盾,形成浓厚的戏剧张力。

    历史与人性交融

    《都》剧的另一特点就是时代性,分别呈现於文本和舞台景象。潘惠森虽然在讲述一个并不少见的清宫故事,但透过安德海的角色命运,观众体会到的已不单是一个纯粹官场斗争的故事,而是平常百姓如何掌握自己的人生。剧中的太监安德海虽然倚仗慈禧太后的宠幸而权倾後宫,但他亦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及地位,可说是有自知之明。他述说自己九岁主动净身入宫,追求的就是“一碗白饭”,也就是常人的只为生存。他不怨生存的代价,算是忠於自己,套用剧中的表白,就是“没有害过任何人”。那麽到底安德海之死,是否就出於维护正义的丁宝桢之手?

    《都》剧以历史的轨迹,再加上人性的阐释,建构成人情冷暖、血泪交融的作品。潘惠森亦很有节制地附加一些标性的台词话语,令到严肃戏剧略带一些幽默笔触。情节上衍生太监的“自阉”寓意,令观众对中国人的命运,亦产生不同的联想。

    明暗与里外交缠

    导演司徒慧焯和布景设计曾文通,对於《都》剧的现代化诠释,亦作出了独特和有效的处理。首先,艺术中心寿臣剧院的狭小舞台,只安放了三面现代化的木条子屏风;舞台中央则有一个恍如小舞台的级台作为主要演区。布景一方面显示了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主要意象,另外亦划分了里与外、明与暗的境界。级台是舞台上的戏台,除了表现安德海媳妇的戏班情景,主要作用是展示人生百态。舞台上没有主要家具(演出下半段偶尔使用一两张座椅),角色们大部分时间都要站立演戏,并要高速地进出场景。导演的舞台调度不仅行云流水,更重要是角色对手戏时直接交流,但若有多个角色同时在场,演员或会对望交流,亦会以观众为诉说对象。如此下来,舞台上呈现的剧情,既包含演员深邃的感情,亦展现了宏大的时代气势。除此之外,小舞台的特别装置,可令台板浮动,佯装船舰甲板。这样既可表现独特场景,亦强化了清朝飘摇局势,直指人心荡漾。

    几位主要演员都演得出色。彭杏英饰演中年慈禧,既有威严,亦有母性。刘守正饰演太监安德海,高傲处不可一世,忧郁处委曲求全,诉说净身经过“好凄凉、好痛!”更令观众感触动容。如此独特的角色,让演员获得最佳发挥机会,可遇不可求。

     佛 琳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