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节俭/陆 地

2013-03-30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出身平常农家,家有老实巴交的父母。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会赚不如会省”,节俭就成了一种刻入我骨子里的潜意识,而且有一种敬畏感。每每看到奢侈物品、奢侈排场,心里就会隐隐不安。

    进入职场,时常赴酒店,看到美酒佳肴,还有那些谈笑风生的客人,脸上不得不堆笑,心里却是抗拒的。记忆犹新的一次宴请是在高档会所,红酒千元一瓶,还有人要了数千元一瓶的茅台,食罢结帐,需一万三四千元。钱是单位出的,但我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心里的真实想法自然无法表达,只能成为块垒堆积心头。因为这不仅仅只是吃喝问题,而是一种社会风气。当一个掌握行政资源的公务人员,以吃喝为乐,而且不受任何约束,试问天底下哪有这麽惬意的行当和职业啊!

    现在崇尚节俭风,心里高兴得很。年前那段时间,宴席果然少了。城里的几家高档酒店,据说生意锐减了五六成。但闲时也听到许多声音,自然是那些手中有些权力的公职人员,他们对这样的节俭风有些怨言,觉得不能一刀切,他们认为正常的宴请还是需要的。他们仍然习惯於公款吃喝,没有公款吃喝,那是挠心挠肺的难受。於是不少单位里出现了一种新情况∶单位食堂或扩建、或翻修,有的还物色高级厨师。既然高档酒店不能大吃大喝,那关起门来大吃大喝你们也管不。

    古人云∶“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这既是古人修身养性的道德操守,同时也基於农耕社会的生活艰难。说到底,是对劳动的尊重,对自然万物取之有度的尊重。而这样的理念,如今已是曲高和寡,空谷清音。

    小时候,物质匮乏,食不果腹。每每桌上有饭粒,曾祖母就会要求我捡起来吃掉。如果不小心有饭掉在地上,曾祖母就会默默祷告∶小孩子不懂事理,希望上苍不要惩罚他。对於食物,祖辈对它有敬畏感,我的整个童年就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之中。

    但看看如今,自己也慢慢习惯於倾倒食物,有时米饭因为第一天没有吃完,第二天就进了垃圾袋,心里虽然会画过一丝不安,但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时敬畏上苍的惩罚了。

    人是需要“敬畏感”的,有时是信仰,有时是制度,如果两者都没有,那就会“无法无天”,肆意妄为。有人说这是人性使然,还有人说,其实权力也是一种人性,一旦失去囚笼约束,会非常可怕。

    白岩松在浙商颁奖典礼上讲了一个故事∶体制外的人是做蛋糕的,体制内的人是分蛋糕的,大家都要盯牢分蛋糕的人,不能让他们往自己的碗中多分蛋糕,这样其他人才会有动力做出更多的蛋糕。

    如果分蛋糕的人,拿纳税人的钱,进入高档酒店,胡吃海喝,这不就像当大家的面,不停地往自己的碗里添蛋糕,这既不公平,也不合理,这既是对劳动的藐视和玷污,也是对社会公平的挑战。

    而一个不尊重劳动的社会,一个不敬畏劳动成果的社会,物质越丰盈,物欲就会越横流。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