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的雨

2013-03-30 04:25:01  来源:大公报

    洛杉矶位处沙漠边缘,甚少下雨。夏天的时候,就算高空有雨云,经常都会被地面升上来的热空气蒸发,雨就下不成了。冬天的日间,有太阳的日子,雨还是下不了。

    原来,洛杉矶的雨,总静悄悄的在半夜来访∶每每睡到半夜,雨急剧地敲打瓦片的乐声,就会把我叫醒。我总爱走到窗前,看树们在雨中起舞;看行人路边的流水道泛滥成一条小小的急流窜过┅┅可晨早太阳一出来,你就见不到雨了,只见树们随风洒下点点晨露。如果雨大得在日间来了,就会很惊人。往往先是天突然暗了,仿似暮色四合,华灯未掌的时刻。一下子,豪雨就来了,打鼓似的在车顶上敲击,醒目的驾驶者会亮起坏车灯行车,金睛火眼的留意路面情况,因这儿一年才下那三两次日雨,司机们经验少,意外甚多。

    儿子到洛杉矶升学的那年刚满十六岁,考到车牌,就驾了姊姊那辆二手日产返学。车停在大学附近的红灯前,忽地一场惊天动地的豪雨来了,水从两旁的山坡冲下来,十来秒就把路面淹盖,水高盈尺了。车已不能发动,新手的小子大惊,立刻按“手提”问姊姊怎办。女儿大喝一声∶“你看看前後车的司机怎样做,有样学样!”小子立即开了车门跳进水中,跟其他人走到附近的建筑物避雨┅┅结果那辆车给雨水淹没报废了。儿子打电话来多伦多报告,我捏了一把汗。最近问他还记得那次的豪雨吗,儿子说∶“那是我来洛杉矶十八年中遇到最大的雨!”

    打狗棒及丐帮弟子

    在洛杉矶的日子,我往往早上七时半出门散步,走四十分钟路到“勿当奴”,饮杯六毫九仙长者咖啡,配一元一件的猪柳汉堡;休息过後,到华人超市买份早报回家,全程共两小时。

     清晨的社区,除了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和学生,路上只有两种人∶一是和我一样的散步晨运客,一是拾荒的“丐帮弟子”。

     北美的城郊,据说清晨间中会出现饥饿的土狼,到民舍偷食。因此,除了溜狗的,晨运客多手执二三尺长的“打狗棒”,以求自保。多年来我未遇过土狼,却经常碰到流浪的、被人遗弃的或走失的野狗。有些人觉得,狗是人类最忠心的朋友,但我总觉得,那因为你是它的主人。请问你有没有见过∶它恶型恶相向你狂吠,露齿欲噬的凶相?

     我就有过可怕的经历∶小时候有一个时期我们住在五楼上的天台木屋,遇到水压不足的日子,我们要到楼下的人家里挽水,那家人就养了头三尺长两尺高的大狼狗。

    我们每日见面,那头狼狗都戴口罩,而且显得极温驯的嗅嗅你,摆摆尾。岂料有次挽水经过时,它过来嗅嗅我,忽地张口就咬,虽然戴口罩,我的大腿还是血流如注,六十年後至今还有一处三寸阔、两寸高的咬痕,下次那“最忠心的朋友”来嗅你,千万别信它!

     在香港,你一定见过街头巷尾推木头车执纸皮的阿公阿婆,可洛杉矶拾荒的“丐帮弟子”多拾胶樽和铁罐,而不执纸皮。他们有推堆满货,从超市顺手借来手推车缓缓而走的,有以额头顶手挽开口的那端,撼载货大胶袋顶风而走的,更多的是骑单车,前後左右勾一袋袋的┅┅奇怪都是三四十岁的壮年人,这是繁荣大都会背後的奇景,经济何时才恢复?

    (《人在洛杉矶》之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