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管她/黄秀莲

2013-03-3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随团游日,车上除司机外,尚有一位日本姑娘,年轻清纯,工作是站在司机座位後面,适时向游客微笑鞠躬。车程很长,连导游也坐睡了,她却兀自站立,身体随车子颠簸而微微摆动,一站就好几个小时。我跟导游建议,让她坐下,反正是立是坐,也不降低什麽素质,导游却说∶“日本妹,系要企下啦。”华籍导游,到了日本,思想也入乡随俗。若行规要求随行淑女必须站立,方为恭敬,则此规矩迂腐而不近人情。

    今回重游,触动了这回忆,只因在火车上遇见两位车务小姐,也一样在谋生,一样受不必要之苦。第一位来查票的小姐,娇小玲珑,脖系丝巾,结成花朵,我留意到她手挽一篮罐装啤酒汽水、胶瓶蒸馏水凡十种,及多款零食,向乘客兜售;这篮东西,一定不轻。坐回头车时,又来查票,驿站员工给了错误资料,走了冤枉路,幸而没出闸,不然又要再买车票,如此这般,得解释大半天才弄明白。这小姐身量较高,鹅蛋脸,一手提篮,一手查资料,想教我转车,我很感动,便请她先把提篮放在椅上才慢慢去查。我试试把提篮提一提,看有多重,哗,这麽重,长期提,筋腱怎能不拉伤?

    日本人的设计,心细如尘,想得到甚至想不到的东西,都有本事做出来,细致周到,体贴入微;既然提篮苦重,怎不设计小推车,却偏要车务小姐负重承刑?

    日本男性的骨子里,暗藏了极端的两面。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