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的天空\李健儿

2013-04-01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图∶大澳棚屋\(摄影)李健儿

    

    大澳是远离香港城市中心的小渔村,位於珠江出海口东面,与澳门隔江对望。如今这里仍然保留成片的棚屋群。香港开埠初期的渔村风貌,彷佛就在眼前。

    大澳街头巷尾的拐角,都有一个石头的神位,似乎在昭示这个渔村的历史沧桑。大澳的所有棚屋都建在海滩上,以木柱作为支架,涨潮时房屋浮在海上;退潮时,屋下就露出了滩地。蜿蜒的水道将棚屋群一分为二,每户棚屋前都停小船。驾一叶扁舟便能在棚屋间穿梭。

    大澳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而棚屋也有二百七十多年。早在香港开埠之前,大澳早就已经是家人的聚焦地。家人以船为家,以捕鱼为生。後来大澳附近的民,在海滩搭建起棚屋,用来安置老人和孩子。早期的棚屋就像垫高的船苹,葵叶拱顶,柚木板当石柱,用料极其简单。棚屋建在渔村中间的河道两旁,棚屋人家的日子简朴宁静,木质结构的房子户户相连,有的通道更会穿过邻居的客厅或厨房,所以邻里之间亲如一家。据说渔民的安全感都建立在水上,陆地已经无法满足他们对安全感的需求,所以只有生活在水上。今天,棚屋是大澳渔村的标,也是香港最为独特的景观。被美誉为“香港威尼斯”。

    十九世纪中期,香港开埠之後,大澳和珠江口一带贸易发达,大澳盛产的海盐销路畅通。到二次世界大战,日军占领广州时,香港与内陆交通隔绝,而水路则不受影响。因此,大澳成为国内与香港的交通枢纽,而大澳的海盐也成为战时必需品,源源不断地供往内地。在一九三○年代末,大澳是香港最大的食盐产地,盐堆成一座座“雪山”,阡陌连绵。到了七十年代,随社会转型,盐业慢慢淡出了历史的舞台。盐田美景也只留存在老一辈人的记忆中。盐田虽然消逝,但是盐的影响却在人们的生活中延续。因盐而生的咸鱼,如今已经成为大澳的特色。

    大澳人晒的咸鱼鱼嘴上都裹白白纱布,目的是防止苍蝇蚊子飞入鱼鳃,污染腐坏。而晒咸鱼也要费很多心思。晒的时候,渔民要随时地照看翻动,保证鱼身两边晾晒均匀。此外,还要保证阳光适中。所以,优质的大澳咸鱼深受人们的喜爱。在香港经济还没起飞之前,人们的生活艰苦,大多人只能以白饭果腹,甘香味美的咸鱼则让粗茶淡饭丰富起来。咸鱼的味道伴随艰辛渗入了人们的味蕾,成为很多香港人难忘的味觉记忆。挂晒於棚屋间的咸鱼,被阳光晒出了乡愁的滋味。

    在大澳的大街小巷,几乎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有晾晒腌制的食物∶咸蛋黄、生蚝、鱼乾,和海风,飘散在空气中的是大澳的味道。而最具大澳味道的是虾膏气味随风扑面而来,虾膏是大澳的代名词。只要一提到大澳,香港人首先就会想到虾膏。这是香港人久远难忘的味道。以前因为冷藏保鲜技术还不发达,渔民将捕捞上来的鲜虾,用古老的方法要腌制。减慢它们的腐烂速度,渐渐地就发展为腌制虾膏。而虾膏曾经是香港劳苦大众餐桌上的重要佐料。

    也许是对这片土地眷恋的情怀,让大澳的原住民守住了古朴,而这份古朴也让大澳成为香港本土最原始的所在。它的美潜藏在每一条木栈道路转角,每一间棚屋的边角,它每天都倾听大海的鼾声,追随太阳的足迹┅┅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