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路难行

2013-04-01 04:25:01  来源:大公报

    【本报讯】记者林丹媛报道∶同是“被弃置”的垃圾,但厨馀和玻璃的回收处理却有“天壤之别”。香港泥头车司机协会项目统筹黎梅贞表示,“相对厨馀,市民对玻璃的厌恶感较低。”为免“被遗弃”的玻璃樽在堆填区自生自灭,黎梅贞每逢星期一、四和六,都到湾仔及苏豪一带酒吧“执樽”,再运到玻璃回收厂“借砖返魂”。

    “玻璃樽在回收行业中是不被重视的。”黎梅贞点出玻璃樽的回收“命运”。回收玻璃樽的日子只有星期一、四和六,服务时间只到早上11点。黎梅贞解释,要在有限资源下提升回收效率,“星期六和星期一前都是‘蒲吧’旺日,而星期四之前有‘女士夜’等,所以选择这几天回收。”

    回收玻璃樽的难处,在於部分已承诺自行分类的酒吧,仍将玻璃樽混合其他固体废物。她说,酒吧以“无时间、无地方、欠人手”为由不分类。他们因此要在酒吧後巷,打开黑色垃圾袋自行分类。

    来到苏豪区,包括黎梅贞在内的3名回收人士穿梭於伊利近街、卑利街、士丹顿街、兰桂坊各酒吧中,用白色米袋装各式各样玻璃樽回收。“星期四玻璃樽数目已不算多,之前七人榄球赛,数字更加惊人。”单单一个上午,已在两区收到6吨,约16,000多个,然後再送到屯门的回收厂,再制成“玻璃砖”。

    玻璃樽的碰击声,是外人耳朵里的“噪音”。曾有街坊投诉要他们离开,却被黎梅贞一句“请建议回收点”而语塞。“政府再发酒牌时,应以酒吧能否肩负‘绿色酒吧’角色作为签发与否的参考指标,鼓励酒吧做好源头分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