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梅友》\王渝

2013-04-01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今天》即将出第一百期,竟然已经走了这漫长艰辛曲折的路程。想起来有点惊愕。许多朋友对我参与《今天》,并且还担任过三年编辑室主任的工作都感到很奇怪,尤其是台湾的友人。

    我想《今天》这个刊物名称可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中学办壁报,办到後来竟然引发出办刊物的野心。几个高中生在台大“傅园”,不断聚会的结果是,拚命节省零用钱,埋头苦写稿,甚至去拜访柏杨向他请教。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居然办出来了,只有普通报纸一个版面那大的一张,可是那是我们的心血结晶啊。欣喜兴奋就不在话下了。然而,到此为止,经过几番挣扎努力,再也无能为继。那天我在家对我们的刊物流眼泪,爸爸的好友曹伯伯来玩,问明原委,他拿了翻看,叹气说∶“怎叫《梅友》呢?这不就‘没有’了嘛!”经历这番教训,我开始注重名称。《今天》这个名字好。明天,说不准;昨天,已成过去;今天,总是和我们在一起。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在台北结识了许多写现代诗的朋友。他们热衷办刊物和真诚地致力於寻找自己声音的种种作为,使得我在许多年後碰到北岛、舒婷、杨炼、顾城时,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和《今天》的缘份可说是其来有自啊。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