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小组‘缓难属心中伤痛

2013-04-02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林启昌(左)和罗淑儿(右)表示,家属们不只是被照顾的一群,过程中也为专家小组提供不少资料,加快“辨认尸体\的时间\本报记者\蔡文豪摄

    

    □埃及乐蜀热气球意外後,9名罹难港人的家属远赴当地料理後事,医院管理局亦派出专家小组为家属重修心灵盔甲。医管局高级临床心理学家罗淑儿和医院管理局急症科专科护士林启昌表示,从上机一刻,已抓紧机会与家属沟通,使在“路祭”时,细致至一根香烛、一把雨伞也能安排,同时令家属们不只是被照顾,过程中也为专家小组提供资料,加快“辨认尸体”的时间,在心理角度而言,亦可减低创伤。\本报记者 林丹媛

    事隔一个多月,当日随队支援的医管局高级临床心理学家罗淑儿(Rosalie)、医管局急症科专科护士林启昌(Harris)接受本报访问时说,有别於过往的港人在外地遇事需要援助的情况,2月发生的埃及乐蜀热气球急坠爆炸惨剧,登上热气球的9名港人全部罹难,故此医管局今次派出的支援队伍,并无安排医生随队以照顾伤者,而是派出3名临床心理学家、1名专科护士和助理到当地提供支援。

    曾参与菲律宾马尼拉人质事件家属心理辅导的Rosalie说,知道发生事故後,医管局支援队伍也立即随机出发,虽然时间紧迫,但有以往的经验,才不致过於慌乱。而曾参与处理台湾九份车祸、日本海啸等港人灾难事故的Harris称,这次赴当地的角色是为罹难者家属提供医疗照顾,与当地医疗机构沟通时有共通语言,并参与遗体辨认。

    参与支援可减低悲伤

    “由上机一刻开始,已与罹难港人的家属接触和沟通,建立关系及评估他们的需要。”Rosalie说,由於需在多哈机场转机往开罗,支援队伍也抓紧机会,分别在候机的十多个小时里照顾三个家庭,减低他们在认尸和路祭时心理上的二次创伤,讲解在这两个过程中或会出现的情绪反应。

    在今次惨剧中,罹难者的遗体创伤严重,辨认时需家属提供额外资料,缩窄认领遗体的范围,再与警方、鉴证科人员及法医专家小组人员开会,反映家属的需要。Harris表示,“在提供家人资料时,他们会挖尽心思尽量找出家人的各项特徵,例如上家人社交网站上的朋友圈中找资料。”令他们觉得不只是被照顾的一群。参与其中使他们觉得尽了一分力,在心理角度而言,参与支援,亦是减低治疗者悲伤的方法之一。掌握了罹难者的个别特徵後,亦可让支援人员先到殓房确认各遗体,识别身份,加快家属们辨认遗体的过程。

    确定了各罹难者的身份後,当局在安排路祭前,专家小组让旅行社职员预先把事发地点照片拍下及告知现场实际情况,让家属有心理准备,亦让他们知道现场环境限制。Rosalie解释,这些事前沟通和准备可让各人知道将会发生的情景,让他们有预先的理解和计划,令他们与所期望的不会出现大落差,增加掌控感。Rosalie举例称,家属们当知道路祭时会有大批记者在场采访後,便要求提供雨伞让他们遮挡容貌,但乐蜀是亚热带乾燥气候,平时极少下雨,当地根本难以找到雨伞,最後要由旅行社透过速递公司,将雨伞从香港速递往当地给家属使用。

    细心为家属速递雨伞

    除了雨伞,路祭仪式须用到的香烛,在埃及也不容易找到,最後由中国驻当地的大使馆协助提供。Harris说,路祭既是与先人沟通的过程,亦是迎接他们归家的仪式,“我们不是注重形式,而是重所做的能符合家属期望,令他们心安,不想他们有任何遗憾。在中国人眼中,路祭是重要的,家属透过路祭‘带他们回去’”。Harris说,若能使他们的要求得到实现,亦是一种帮助他们抒发情绪的方式。问及家属回港後的心理状况,Rosalie与Harris均说∶“他们的情况都是乐观的。”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