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掏腰包 安排训练

2013-04-02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自闭儿童乐乐的家长冼太\本报记者彩雯摄

    

    【本报讯】冼太的幼子乐乐两岁时确诊自闭症,连评估和等待轮候学前特殊学位一等便是一年多。由於不希望幼子错过黄金治疗期,不惜每月花约7、8000元接受各种治疗。当她听到乐乐从後揽住她喊了声“妈咪!”时,不禁感动得流下泪,“从没想过他(幼子)有一天能认识我。”

    冼太忆述,当时很难接受乐乐被确诊患上自闭症,其後一年多来接受各式治疗,但换来两个大儿子及家人不理解,更令人心痛的是乐乐依然不说话、不望人、不听指示,自己情绪一度崩溃,更要依靠安眠药入眠,剂量都由半片增加到一片後,庆幸现时三岁多的乐乐终於开口说话。“一世都不会忘记这一刻,他终於知道我是妈妈了!”

    由於轮候时间漫长,冼太决定自掏腰包为乐乐安排密集训练,周一至周五由早上八点到下午三点,从中环到东区再到湾仔。教育心理学家麦依华表示,家长对自闭儿童的互动家居训练,如果能和治疗师配合得当,会大大提升儿童的训练效果。但很多家长并不理解自闭儿童的需要,更不清楚如何通过家居训练帮助他们。

    家居训练 配合治疗

    “奶奶不锺意他,说他不正常。”冼太丈夫在外地营商,家中三个儿子和老人的起居全靠自己操持。“长子对幼子尤其有意见,过去经常吵架,乐乐甚至打两个哥哥,次子有一次被乐乐打得流鼻血。”冼太的长子现年14岁,次子7岁。冼太忆述,二儿子当时还小,但长子觉得妈妈过分关注乐乐,事事袒护乐乐而心生不满。“那时候他整日话‘我的功课你都不要管了,反正你整日睇住乐乐就行了!’”直到乐乐入读协康会的学前特殊教育训练,情况逐渐好转,才得到长子的逐渐理解。

    乐乐现就读於主流幼稚园K.3,即将面临升读小一的问题。冼太希望他可入读国际学校。“国际学校的教学方式相当强调互动教学,这更适合乐乐。”但由於曾经入读特殊学校的记录,让乐乐至今未能获得一间学校的面试机会。“学校见到特殊学校的字眼就连面试的机会都不给,这太不公平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