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现代戏剧情仇\何俊辉

2013-04-0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剧末长桌消失,换来Mia与Harold近距离交谈

    

    从黄咏诗替香港艺术节编的舞台剧《屠龙记》,可见她将心目中的一些香港戏剧界现象,以充满戏剧效果的方式展现。

    剧中的舞台剧工作者Harold(邓伟杰饰)创作了一出逗得全场观众大笑的剧目,而Mia(邵美君饰)则写了一篇剧评,狠批此惹笑剧目是一出丑化名人的无内涵“马戏”,并包含没经排练的敷衍戏份,是“艺术之耻”;Harold控告Mia的剧评诽谤,训斥她的文章没评论戏的内容与技艺,并强调用搞笑和大量宣传来吸引没看过舞台剧的大众入场是好事。Mia的辩护律师Patrick(陈康饰)为案件用心钻研戏剧史,相反比他更资深的大律师David(白只饰)不在乎戏剧与艺术,力求娱乐和笑声。Mia、Harold与David针对戏剧或艺术各讲了一些个人见解,在三位演员的投入演绎下,从语气、声线、态度和眼神上都爆发出坚决的力量;陈康在饰演Patrick时内敛平和,这可能基於Patrick是David的下属,自然不敢针对戏剧/艺术跟上司产生争拗。

    艺术交锋商业

    很多现场观众为Harold创作的一小段闹剧笑得人仰马翻,甚至Mia因患癌而脱发的悲剧情节也引起不少观众发笑,相反坐在笔者身旁的几名戏剧创作和评论人却於整出戏默不作声,似边看边思考,活像《屠龙记》中两派角色构成的鸿沟。不过鸿沟并非是绝对,香港戏剧界向来有许多既能为观众带来娱乐又能引发观众思考的剧目推出,就连《屠龙记》也是例子,一方面编剧要观众反思戏剧过於重视娱乐、营运、推广而忽略艺术性和内涵,另一方面则安排对戏剧/艺术持相反见解的角色在剧中交锋以炮制戏剧冲突,并加插充满八卦杂特色的情节,如Harold曾跟Mia有感情关系,Harold力指Mia写诽谤剧评是为感情报复等,以令戏的娱乐效果飙升。

    有内涵、视野和风格的戏剧,跟搞笑和看重票房的戏剧,这两类本来就无对错之分,而《屠龙记》中既没有读出Mia写的剧评内容,仅为“重组案情”而演了Harold创作的一小段闹剧,根本无法令观众对“剧评诽谤案”判断谁对谁错。况且在现实中要将剧评变成诽谤案是几乎无可能,理由是每个人对戏剧/艺术的好与坏都有各自的一把尺,将一把标准、客观又无漏洞的“尺”写进法律里是天方夜谭,难怪剧末会出现只要将“剧评”视为“观後感”便能庭外和解的荒谬结局。其实Harold身为资深戏剧创作人,没理由连“剧评”与“观後感”也不懂分辨,这就使笔者相信Harold是借“剧评诽谤案”替自己加盟娱乐圈集团作宣传。综合Mia与Harold的“证供”,Mia的剧评在没有评论戏的内容与技艺下,竟能得出“Harold的戏太商业和低俗导致破坏香港戏剧界声誉”的结论,实在不合情理、太言重及难在现实中找到这样的剧评人,可见黄咏诗是站在Mia的角度写《屠龙记》,用批评Harold来抒发她对香港戏剧圈的一些不满或困惑,却把剧评人以戏论戏的专业态度扭曲或牺牲了。

    道具影射隔膜

    这剧开始时,Harold把一出舞台剧落幕比喻为一个人的生命终结,并把剧评人比喻为在追思会上评价死者的发言人,指剧评人不应狠批剧作(等於死者),便令笔者感到Harold的观点虽偏颇,但却是生动传神;剧末Mia指自己狠批Harold的剧作太商业就等於一头猫要屠龙,偏偏有太多猫已被人类驯服(即很多人觉得戏剧重视娱乐性没问题),令她感到孤独。笔者觉得这种想像力引人入胜。至於剧中Harold反驳Mia时指∶“莎士比亚的剧作能留传至今,是由於在当年够POP!”与Patrick以“随便买一份报纸,整份都好荒诞!”来向David解释何谓荒诞剧,都是写得精彩和值得观众深思。

    在李镇洲导演下,有一场戏是Mia与Harold被两个灯区分隔,Patrick多次来回两个灯区力劝二人和解,具体地表达要打破人的偏见与隔膜相当困难。大部分演出时间可见台上摆放了一张长桌,似象徵两派角色有很深的隔膜,而长桌在每场戏的摆放位置不同,则似象徵对戏剧/艺术有不同的观点与角度。剧末长桌消失,换来Mia与Harold坐在普通椅子作近距离交谈,原来Mia临死前转做编剧,跟Harold的剧作者身份靠近,彼此的关系亦转好,可见从长桌到普通椅子是针对角色心理状态、变化所作的精心铺排。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