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是小说的磁石\蔡益怀

2013-04-03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小说讲故事,跟戏剧和电影有许多相同的叙事原理,譬如在塑造人物形象、安排故事情节等方面都有共同法则,但三者在表述形式上和媒介方面又有天壤之别。小说跟诗歌和散文一样,同属以文字为媒介的语言艺术,它是以文字、词语的“砖块”来构筑讲故事的。小说不是“做”(表演)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这就要求它遵循语言艺术的法则,表现出语言的精致之美。

    文学的语言是塑造意象的符号形式,具有广泛的表现力,是其他艺术类型所无法比拟的。语言艺术长於表现时间程序,所以文学又称为时间艺术,不像绘画、雕塑那样只能凝固瞬间的画面或姿态。文字语言不仅能够描述事件发展过程,还可揭示人的情感思想,在时间流中刻划人物的形象、动作、心理,有极大的灵活性和表现力。小说的语言要求准确鲜明生动,有形象感、有趣味、有感染力,充分表现出语言美。只有极大限度地展现出语言作为文学第一要素的魅力,小说才能保持自身的存在价值,不让戏剧和电影专美,也不让剧作家抢走小说家“讲故事”的专利。这就要求作家首先要过语言关,磨砺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让小说语言具有穿透力。

    我们知道金庸的武侠小说之所以能风靡海内外华人世界,除了情节引人入胜、人物形象鲜明的优点外,其流畅的文笔也是吸引读者的“磁石”。在中国小说家中,曹雪芹、老舍、白先勇等等文坛巨匠的语言功力,皆广受称道,值得大家学习。虽然,时下的人愈来愈远离文字,而沉迷於影像视听之娱,让人怀疑小说是否就快走到尽头。我始终相信,只要有人的存在,就有文学生存的必要,而小说只要能发挥出语言独特的言说力量,词汇就会变成闪闪发光的金子,句子就会变成无坚不摧的金刚钻,小说就会继续为读者所喜爱。

    人用语言思维,语言是人类最本质的属性。套用一句海德格尔的话“语言是存在的家”,语言也是小说的容器,没有语言的外壳,也不会有小说。事实上,大凡成功的小说,总是得益於作家非凡的语言功力,有超凡的语言魅力,让人手不释卷。因为好的文字必出於肺腑。这里就让我们一起欣赏一段契诃夫小说的文字吧。“人只要瞧一眼绿的、布满繁星的天空,看见天空既没有云朵,也没有污斑,就会明白温暖的空气为什麽静止,大自然为什麽在意不敢动一动,它战战兢兢,舍不得失去哪怕一瞬间的生活。至於天空那种没法测度的深邃和无边无际,人是只有凭了海上的航行和月光普照下的草原夜景才能有所体会的。”这是从中篇小说《草原》中摘出来的一段描述,可以说是一首深情渺远的草原颂。在整部小说中,都贯注了这样一种基调,那是对大自然神秘生命力的由衷赞叹,是深切体察俄罗斯草根人物悲凉生存境况後唱出来的低沉民歌。契诃夫小说那种低婉的叙述笔调出自於作家悲悯的胸怀,他从内心里流溢出来的文字是没有人可以复制的。这正是好的小说所应有的独特语言品质。

    在中国,有语言大师之称的老舍,以风趣幽默的京味语言来述说和刻划人物,妙趣横生,深得“京片子”的语言神韵。老舍淳厚、传神、口语化的语言风格,源於市井百姓,这在他的剧作《茶馆》中表现最为突出。除了“京片子”口语,老舍融情於景的叙述语调,也是一大特色,那是像诗一样的文字。“他的笑唇在我的脸上,从他的头发上我看那也在微笑的月牙。春风像醉了,吹破了春云,露出月牙与一两对儿春星。河岸上的柳枝轻摆,春蛙唱恋歌,嫩蒲的香味散在春晚的暖气里。我听水流,像给嫩蒲一些生力,我想像蒲梗轻快地往高里长。小蒲公英在潮暖的地上似乎正往叶尖花瓣上灌白浆。什麽都在溶化春的力量,把春收在那微妙的地方,然後放出一些香味像花蕊顶破了花瓣。我忘了自己,像四外的花草似的,承受春的透入;我没了自己,像化在了那点春风与月的微光中。月儿忽然被云掩住,我想起来自己,我觉得他的热力压迫我。我失去那个月牙儿,也失去了自己,我和妈妈一样了!”这是《月牙儿》中的一段文字,描述一个苦命女孩子失身的情景,语言清丽,月牙儿有象徵色彩,如诗的意象,充满诗情画意。这就是大师的手笔,那精致的语言魅力值得初学者认真品味领悟。

    在中国当代小说家中,阿城也是一位有个人艺术风格的作家,他的小说饱蕴传统中国文学的神髓,语言洗练纯净,从《树王》中的这一段文字,可看出其描述传神又意味深长的语言特点:“萧疙瘩不看支书,脸一会儿大了,一会儿小了,额头渗出寒气,那光沿鼻梁漫开,眉头急急一颤,眼角抖起来,慢慢有一滴亮。”阿城讲故事,淡定中自有一种深远的韵味,笔端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这也是其语言吸引读者的魅力所在,非一般的手笔可以比拟。

    那麽,对於初学者来说,怎样提升自己的语言能力?学习,多写!首先,在生活中学习,像老舍那样从民间口语中汲取养分。不管在什麽地方,什麽方言,民间语言都是鲜活语汇的宝库。让民间语言的“活水”,流进你的笔管,终究会灌溉出一片生机盎然的文字田园。其次,向大师学习,从经典文本中学习,体会揣摩传神文笔的精妙,培养灵敏而精确的语感,加上不断的书写,假以时日,定能磨出一支生花妙笔。

    优美的文笔、精致的语言,是小说的磁石,每一个写作人都应该把锤炼文字功力,作为毕生的修行。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