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社运冲昏头脑\□朱家健

2013-04-0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码头工人争取加薪而罢工,为养家糊口而祈望更好待遇,人之常情,原本合情合理。奈何罢工工友在有心人的策划下冲进码头驻守,瘫痪码头运作,以手持谈判筹码逼迫外判商就范,码头方迫不得已申请临时禁制令不得占据码头。是次罢工,殊不知劳资纠纷这样简单,却是有组织的谈判,工会、学生及社运人士参与其中,新闻相片所见,有人手持前朝龙狮旗及英国米字旗挥动,似乎又是一次变了质的群众运动,有心人借劳资谈判在敏感时期煽惑工友,争取他们支持,把社运作糖衣包装,骑劫罢工工友的取态,镜头所见及在法院答辩者又见工党党魁李卓人,早前李去联合国抹黑香港还未心足,现在又竟然协助非一般罢工,似乎超出可接受的理性劳资争拗。

    另外,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鼓吹的“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又是另一赤裸裸的社会运动。他教唆犯法却硬要冠以“爱与和平”的糖衣,尝试愚昧大众,骑劫主流理性民意。笔者将此举形容为变相“颜色革命”,与民为敌,企图瘫痪香港的经济命脉,冲击法治和香港繁荣稳定,借普选议题发难,输打赢要。五部曲活像策划怂他人犯罪的集结号,口中只有一大堆颠倒社会秩序的歪理,无视法纪。若“占领中环”成真,且出了乱子引发不愉快事件,反对派及其喉舌报又会按其剧本大作文章,香港宁静的夜空又会被政治暴徒刁民所划破。

    社会运动原本是给予群众在理性的情况下发表声音,其言论自由得以保障。然而,“码头罢工”及“占据中环”却似乎被社运滥用骑劫。大部分香港人普遍希望安居乐业,享受安乐茶饭,不希望被卷入政治争斗,远离社运,并谢绝“颜色革命”。是次社运,反对派精锐倾巢而出,亦意识到其後果,香港人需要的宁静似乎又要被社运滋扰,无论“占据中环”进展如何,反对派都会按其剧本演下去,再配以其喉舌日报渲染煽情以达到其目的。戴副教授明知“占领中环”挑战法治和破坏社会秩序仍然一意孤行,并触及底线,但仍然执迷不悟,枉送香港及参与冲击法律的参与者的前程,揭穿了这是百折不扣的自私行为。

    “颜色革命”不适合香港,也不应在香港发生。个别社会运动者被私欲冲昏头脑,尝试把西方式民众抗命移植香港,却殊不知香港人抗拒“颜色革命”。而此等社运也大概不适合东方社会,我们要时刻警惕不要被别有用心者肆意捣乱香港稳定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此等政治小丑休想向香港输入“颜色革命”。

    作者为中国法律硕士研究生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