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和荠菜\商子雍

2013-04-04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寒是古城西安的一处名胜,不过,咱们且把寒放在一旁,先来说荠菜。

    作为一种生命,荠菜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多少年,怕是谁也说不清楚。但在中国,荠菜之谓成为白纸上的黑字(或曰竹简上的黑字),则是三千多年前的事儿了。《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其“邶风 谷风”篇中有句∶“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尔雅》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解释词语的书,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词典,我手头有一本中华书局一九九六年七月版的《尔雅》,封面上除过必不可少的书名等内容以外,还有如下几个大字∶“文词的渊海。”而“荠味甘,人取其叶作菹及羹亦佳”这麽一行字,就赫然跻身於此“渊海”之中。

    为了满足人类的口腹之欲,荠菜一代又一代地奋不顾身已经几千年了,但不知道为什麽,其身份却仍然是野菜,不曾正式被收编到人类栽培的农作物的行列中来。之所以要用“不曾正式”这样的说法来表述,是因为据我所知,人类种植荠菜的历史久矣!魏人曹植有《籍田赋》,其中写道∶“好甘者植乎荠。”明人陈继儒笔下更是如此描绘∶“十亩之郊,菜叶荠花,抱瓮灌之,乐哉农家。”但遗憾的是,荠菜的种植长久以来似乎总是七零八落,难成气候,弃野生身份而转正为农业栽培(可简称为“野转农”),自然底气不足。

    直到眼下,情况依旧如此。专门从事中国烹饪原料学研究的聂凤桥介绍说∶“现在全国许多地方,荠菜仍然是野生,只有上海郊区有种植,历史不过一百三十多年。北京等地虽然引种,不知为什麽数量仍然很少,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不得不仍求诸野。”

    或有人问∶西安和西安附近,如今有荠菜种植吗?我怀疑有。

    原因一∶近几年来,每到春天,市场上总有荠菜叫卖,此种荠菜植株肥大,色泽光鲜,一如被父母精心照料,发育良好的儿女;而我少年时在田野上挑来的野生荠菜(西安方言中,称挖荠菜为挑荠菜),则是植株瘦小,色泽暗淡,活像在旷野上奔波流浪,温饱难求的孩子。“这荠菜不是野生的吧?”我的质疑,一律会被驳斥∶“咋不是!野菜!”不过,眼下野菜走俏市场,家养冒充野生,是正常现象;只是大型超市从来未有荠菜供应,这让人对荠菜在西安和西安附近的种植只能怀疑有,不敢肯定有。

    原因二∶眼下在西安的一些餐馆里,一年四季好像都有荠菜饺子供应,倘若没有大棚种植的支持,能做到这一点吗?

    荠菜的事儿暂且说到这儿,下来说说寒。

    寒是西安的一处名胜,它的出名,和一个传说中的女性王宝钏有关。而此女多年来备受赞扬的缘故,一是在婚姻选择上不嫌贫爱富,相府小姐嫁给了穷汉;二是在丈夫薛平贵应召从军後苦守“寒十八年”,有论者据此称其为“守节”、赞之曰“烈女”,缘此,我想起了鲁迅的名篇《我之节烈观》。鲁迅在其中言道∶节烈难麽?答道,很难。节烈苦麽?答道,很苦。照这样说,不节烈便不苦麽?答道,也很苦。女子自己愿意节烈麽?答道,不愿。回顾中国旧时代漫长的历史,怕是无法否定鲁迅的上述认知;这就是说,王宝钏其人的“节烈”,固然有忠於对薛平贵的爱情这样的支持力,怕是同时也有对“从一而终”、“好女不事二夫”之类的旧道德标准的臣服吧!

    也许不应该简单地、全面地否定“节烈”,但让人愤愤不平的是,为什麽旧道德规范出苛刻的标准要求女性去“节烈”,而男性却可以肆无忌惮的不“节烈”呢?秦腔折子戏《别从军》里,王宝钏、薛平贵二人的缠绵悱恻让人荡气回肠,我相信他们绝非在做秀、袒露乃真情。但时过境迁以後,王宝钏必须持续“节烈”,薛平贵则可以另娶娇妻;这且不算,十八年後在寒门前,早已不“节烈”的薛平贵,还要挖空心思地考验王宝钏是否真的“节烈”,而王宝钏,却只能接受二女共事一夫的现实。这公平吗?

    所以,我想强调的是,称王宝钏为“爱情的忠实守望者”并无差错,她因此在新时代依旧被人推崇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她的爱情夥伴表现不好,这使得他们的故事无法像“罗密欧和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样感天动地。也许正是由於此吧,前几天,我去寒转悠,思古观今,心中未免徒生慨叹∶愿天下多一些王宝钏一般的女人,愿天下少一些薛平贵那样的男人┅┅

    折回头再来说荠菜。

    据传,王宝钏在寒守节十八年,居然吃光了附近地里的荠菜,这当然让人不胜慨叹;所以,今人在寒附近的餐馆里吃荠菜,无疑就有深邃的人文内涵,可以边吃边叹甚或一吃三叹。不过,西安人料理荠菜,大都是将其作为饺子馅儿的主料,而我,又基本不在外面吃饺子、包子之类的食品,所以,要享用荠菜饺子,就只能在家里自己动手了。我们家的荠菜饺子,是选择上好的猪五花肉细细切至极碎(不要剁,更不能用绞肉机绞),用肉汤加姜米、食盐、小磨油、自制花椒粉等调料打匀,再与焯熟、切碎的荠菜一半对一半地拌合即可。这样的饺子,既能弥补荠菜的寡淡,又不遮掩荠菜的清香,还特别有嚼头,堪称至味。只是切肉太费劳力,就是在荠菜应时的春天,也是偶尔为之,而把再一次大快朵颐的希望,寄托给来年。

    除过充作饺子馅的主料以外,荠菜其实还可以制作成十分精美的冷盘热炒。把荠菜在开水锅焯熟後切成短节(不要切碎)。和去皮、压碎的油炸花生米、切丝的卤制豆腐乾拌合,下酒极佳。荠菜还可以和肉丝一起清炒,口味也颇好。只是以上菜肴,调料皆不可太重,以免遮掩了荠菜的本味。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荠菜曾经一次又一次充当劳苦民众在青黄不接之时的度荒恩物,并因此被收录进《救荒本草》;而在衣食无忧富裕阶层人众的眼里,荠菜又是风格别具,调剂口味的美食,骚人墨客更是把这种感觉形诸笔墨,如陆游的“雨後初得荠,晨庖有珍烹”,苏东坡的“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在没有饥馑的年头,春日挑荠则成为一种民众乐於参加的娱乐活动。这种风气传进皇宫内苑,也甚为那些养尊处优者喜欢,因此,民间才有了“皇帝他妈挖野菜││散心”这样的歇後语。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