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最後悔的事情‘\余仁杰

2013-04-09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今年一月十五日《中国剪报》第三版,摘编了一则题为《毛泽东最後悔的事情》的短文,十分引人瞩目。

    该文说∶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一编研部副主任张素华在最近的访谈中称,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和张闻天等觉得“左”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又提了意见,毛泽东就沉不住气了,致使庐山会议的影响非常糟糕。

    如果没有庐山会议,“大跃进”这个纠“左”或者三年困难时期出现的经济困难就不会那麽严重。後来张素华看到毛泽东说的一句话,他这一辈子最後悔的就是在庐山会议上批右倾,尤其是传达到县以下。不应该传达到县以下,他这一辈子最後悔的就是这件事。

    毛泽东是伟人,但伟人也是人,也难免会犯错。评价伟人也要一分为二,在肯定他革命功勋的同时,也不掩饰他的过错。根据中共已有的历史结论,毛泽东晚年发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实践证明是个严重错误。然而直至他逝世前,并没有“後悔”的表示,他对“文革”的评价是“三七开”,即成绩七分、问题仅三分。因而他说“这一辈子最後悔的就是在庐山会议上批右倾”。张素华的上述披露是真实的。

    这里的“庐山会议上批右倾”,指的是一九五九年七月二日至八月十六日中共中央在庐山连续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会议初期定的议题是总结经验,纠正“大跃进”中的错误。七月十四日,彭德怀针对当时客观存在的问题给毛泽东写信,实事求是地陈述了他对一九五八年以来左倾错误及其经验教训的意见。

    无论从这意见内容本身还是从程序看,彭德怀都是正确的,但毛泽东却错误地认为是向党的进攻。於是会议即改变议题,改为反右倾,对彭德怀及与彭持相同观点的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进行批判┅┅之後又把“反右倾”指示传达到县以下。

    它的上一年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初衷是为了“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让国家早日富强,还指出“超英赶美”口号。但当时从中央到地方的不少领导干部还未真正掌握经济建设规律,缺乏科学发展观头脑就易发热;於是全国各地不同程度刮起“瞎指挥风”、“浮夸风”等等歪风,庐山会议“反右倾”後,歪风更烈,造成严重後果。

    年前电影《一九四二》在国内热映。该片看似让一九四二年河南饿死三百万百姓的大饥荒苦难历史复活,明眼人都知道它实际是激起国人对时间更近、饥荒面更广、饿死人更多的“大跃进”後三年的苦难历史,在当下的公共记忆中复活。其实这一苦难早从一九五八年下半年已开始,一直延续到一九六二年。那麽当年这一大饥荒究竟饿死多少人?

    已有专家根据国家统计局一九八九年的人口修正数据,计算出各年份的非正常死亡人数∶一九五八年九十二点一万,一九五九年四百八十一点九万;一九六○年一千七百点二万;一九六一年八百四十七点六万;一九六二年三百三十五万;五年合计非正常死亡三千四百五十六点八万人。(以上数字引自《炎黄春秋》二○一二年第七期第五十一页)

    上述因饥荒非正常死亡那麽多人,毛泽东虽还不知详情,但他肯定已经知道不少地方有饿死人的事发生,而且省悟到这是“反右倾”的恶果。良知让他说出“一辈子最後悔的”就是这件事。

    “大跃进”、刮“五风”、“反右倾”──结果是连续数年大饥荒,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以千万计。今天必须铭记这些苦难,苦难才不会在未来重现。因此强调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尤为重要。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