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考虑调整对朝政策\□沈旭晖

2013-04-09 04:25:03  来源:大公报

    无论现在这波危机最後如何结束,中国对朝政策都已到了调节的时候。既然“不战、不乱、无核”的局面已被金正恩打破,完全采用新框架的对朝政策,又不符合目前维稳的方针,那麽反客为主建立朝鲜半岛非军事区和发展基金、先发制人消化朝鲜经济、鼓励民间监督朝鲜核政策,也许已是中国在现有框架内调整的最大弹性了。

    自从金正恩成为朝鲜最高领袖,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紧张,连带中朝关系也备受挑战。在过去十年,中国对朝政策原来有三大原则∶“不战”,除了人道原因,也是避免战争制造不可测性,让美国在区内扩张;“不乱”,除了为支援盟邦,也是鼓励朝鲜改革开放,变成“正常国家”,避免乱局产生大量难民,影响东北边境稳定;“无核”,除了为人类和平,也是要通过举办六方会谈一类会议,向国际社会对中国成为“尽责任大国”的期望有所交代。

    固有原则难应付新局面

    不过,随金正恩的施政越来越偏离常规,中国对朝政策原有三大原则已不足以应付新局面∶一方面,朝鲜深信无论北京对其如何忧虑、不满,到最後关头,还是不得不支持它;另一方面,无论北京如何尝试向朝鲜施压,都满足不了西方国家的期望,都会被西方视之为包庇,结果不但两面不讨好,还要承担一旦朝鲜完全改变外交政策的战略风险。

    在北京立场而言,要完全改变对朝政策,短期内并不可能,但在相应框架内“微调”,却是当务之急。中国对朝政策的三大原则,应能考虑修订如下∶

    一、金正恩上台後,“不战”原则已成为空谈,因为朝鲜一贯把任何美、日、韩在区内的任何军事行动、演习,都演绎为挑衅,甚至以“战争行为”回应;而有了朝鲜这个危机,“重返亚太”的美国,和右翼思潮兴起的日、韩,也乐於藉此提升军备,和加强多边军事合作,这恰恰是北京希望避免的。对此中国却可以提出一个新远景,例如在东北亚完全实行非军事化,让韩国以及其他六方会谈的签署国,一律避免在朝鲜半岛及附近区域进行任何军事行为,以免任何一方感觉被挑衅,并让各方共同出资成立“东北亚发展基金”,变相援助以朝鲜为主的经济落後地区。这要是成功自然很好,无论是朝鲜还是美日韩,都会失去在区内加强军备的理由,中国也可以专注於其他地区;但就是不能落实,中国也可以争取主动,在国际社会取得“维持和平”的话语权,後者在21世纪的国际角力至为重要。

    东北拟配套措施防乱局

    二、“不乱”的原则能否落实,全凭朝鲜是否愿意进行经济改革,但金正恩目前的政策是核弹和改革并行,这令朝鲜始终难以成为正常国家,边境的地下经济体,更可能成为政权不稳的根源。这趋势令中国东北早晚要承受巨大压力,就是朝鲜不崩溃,边境也会产生大量不可测性。因此,中国现在就应主动在东北准备,建立能配合、乃至促使朝鲜改革开放的经济配套,无论是正规的,还是地下经济的,例如由银行对朝鲜商人的资产进行保护,乃至多建立中国朝鲜族和朝鲜人的合作团体。万一出现乱局,朝鲜“先富起来”一群的利益,会大幅度与中国重叠,届时让他们出面处理难民一类问题,会最符合区域利益。

    民间反核组织对朝施压

    三、“无核”这原则在朝鲜半岛基本上已不可能,朝鲜固然不会放弃核武,而由於机会成本过大,除非发生重大变故,其他国家也不见得会先发制人毁灭其核仓库。然而,朝鲜核武不但为区域安全带来威胁,当朝鲜核技术成疑,一旦在中国边境核试而产生意外,足以对中国生态环境、人民健康构成灾害性的影响。在目前情况下,北京再强调无核,西方也只会看作表面文章,朝鲜却会视之为中国不欲朝鲜发展核武的“大国主义”。为了争取主动,中国不妨参考西方习惯,鼓励民间成立反核的非政府组织,通过保护中国环境和国人安全的道德高地,对朝方进行制约,这样一方面可以增加筹码,另一方面也可以让行为保持在民间层面,方便与平壤政府周旋。

    无论现在这波危机最後如何结束,中国对朝政策都已到了调节的时候。既然“不战、不乱、无核”的局面已被金正恩打破,完全采用新框架的对朝政策,又不符合目前维稳的方针,反客为主建立朝鲜半岛非军事区和发展基金、先发制人消化朝鲜经济、鼓励民间监督朝鲜核政策,也许已是中国在现有框架内调整的最大弹性了。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