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约》不构成港普选依据\□张定淮

2013-04-09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不构成香港普选的依据,香港未来的普选依据是《基本法》的相关条文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那些试图以《公约》作为实现香港普选依据的人,所犯的一个错误,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并没有将香港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而是试图以香港是一个政治实体的角度看待所要实行的普选。

     乔晓阳日前的讲话发表後,香港社会沸沸扬扬,各界人士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彼此之间的争论似乎日渐激烈,且在短时间内难以平息。笔者认为,有这麽一场争论乃为好事。它可以帮助人们对香港普选问题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对乔晓阳讲话不满的人认为,中央的明确表态∶“与中央对抗的人不能担任行政长官”是中央不想在香港搞“真普选”,强调“爱国爱港”人士治港就是要通过一种筛选方式将所谓泛民派的候选人剔除。这是严重违反《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举动。

     对此我们不禁要问∶香港到底是依据什麽实行普选?是依据《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还是依据《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高度自治属中央授权

    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特别行政区,其所享有的高度自治权是中央政府从国家统一的大局考虑,以高度包容的姿态,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授权的结果。但从政治上看,香港特别行政区即使享有再多的高度自治权,也必须对中央政府效忠。如果没有了这一点,“一国两制”中的“一国”就化为乌有了,“两制”所包含的“高度自治”也就变成“绝对自治”了。试想一下,中央和香港特区之间如若没有这样一层政治关系,那还是“一国”吗?

     香港有些人似乎总是不太明白这个道理。在乔晓阳发表讲话後,又拿《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来压人,似乎非要以此来说明中央政府在香港发展民主政治是假心假意不可。既然如此,我们就有必要来说明一下《公约》与香港未来普选是否存在?依据关系。

     众所周知,中国尚未最终加入这一《公约》,因此这一《公约》对中国政府是没有约束力的。即便如此,中央政府在《基本法》中仍然承诺了该《公约》适用於香港的有关规定继续有效(第39条)。显然,中央政府对於这一国际公约是持尊重态度的。

    回归後民主继续发展

     前些年,香港的某些人士出於攻击中央政府的心态,以不负责任的口吻说道∶香港功能界别选举制度不符合《公约》相关规定,试图将这一适应香港社会实际的制度打入不合法理的困境,在香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不过北京大学法学院饶戈平教授指出了英国人在1976年将这一《公约》适用於香港时所做出的保留条款。这种保留的目的在於摒除或更改条约中若干规定,使之不适用签署者。也就是说,凡是英国对公约中做出保留,且该保留适用於香港的条款,不属於在香港适用的法律条款,对香港不产生法律效力。饶戈平教授正本清源,使那些原本要煽动是非的人哑口无言。

     乔晓阳讲话发表後,香港又有人出来说,中央明确表示“与中央对抗的人不能担任行政长官”的说法就是要排除“泛民派人士”入闸,严重违反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5条(b)款。这种说法与前面的提法如出一辙,它还是在运用英国人做出了保留了的条款说事,而这一条款的内容并不是香港普选的法律根据。

     客观地讲,中央政府是真心诚意推动香港民主政治发展的。那些不断攻击中央政府压制香港发展民主的人应当扪心自问,到底是谁在推动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香港在英国人统治下的百多年中发展了选举政治吗?没有。香港社会似乎也没有出现过大的动荡。直至临近香港主权回归的前十几年,英国人出於“民主抗共”“民主拒共”的意识形态思维考虑,才推出了各种民主选举制度。对於英国人的这些做法,中国政府如若也从传统意识形态考虑,是不会接受的。恰恰相反,中央政府不仅没有拒绝这些民主制度,且在香港回归过程中将英国人在香港确定的民主制度作为行之有效的制度加以保留并使之继续发展。

    由此可见,中央对於适合於香港社会实际的民主制度的存在和发展是持认同态度的。试问,香港实现“双普选”的目标是谁确定的?是中央政府。如果中央不想在香港发展民主选举政治,何必没事找事?这是在英国人对《公约》第25条(b)款做出保留语境下人们所应当具有的思维。

    依据《基本法》推进普选

    香港回归後,中央政府充分意识到在香港发展民主政治的必要性。即使在中国没有加入《公约》,且有保留地使《公约》适用於香港的前提下,中央政府还是在普选的概念上不断与《公约》所确定的普选概念靠拢。乔晓阳在2010年6月8日在对香港普选发表自己的理解时,明确表示“普选的核心内容就是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的选举权”。试想一下,如果中央政府不认同现代民主制度,不认同普选的基本价值,有必要用《公约》中的普选概念作为香港普选的核心内容吗?那些攻击乔晓阳讲话违反《公约》的论调是毫无根据的,也是一种不懂法的表现。

    话说回来,现在的香港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与中国其他区域的不同之处在於,她依据《基本法》这样一个宪制性文件而获得授权,享有高度自治。那些试图以《公约》作为实现香港普选依据的人,所犯的一个错误,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并没有将香港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而是试图以香港是一个政治实体的角度看待所要实行的普选。因此,我们不得不提醒这些执迷不悟的人,中央政府尊重《公约》,履行《公约》中在香港适用的内容,但《公约》并不构成香港普选的依据。香港未来的普选依据是《基本法》相关条文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关决定。

     作者为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教授,副所长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