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墨香\浸会大学新闻硕士研究生\陈晨

2013-04-10 04:25:02  来源:大公报

    人的一生,如果真有什麽事情叫作无怨无悔的话,在我看来,就是你童年有游戏的快乐,年轻的时候有漂泊经历,你老年有难忘的回忆。──《年轻时该去远方》

    来港半年有馀,在这个有春天小雨淅淅沥沥的季节,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是同样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又愁衣服乾的季节。对家乡的记忆还停留在童年时代,我常常说,记忆都是不客观的,有人会按照自己感觉良好的方式修饰,有人会放大自己的缺点,有人如数家珍,里面都是别人的故事,一切只是类似於罗生门似的对簿,我也常常会疑惑自己对过去属於哪一类。

    童年记忆里不能缺席的一定是老师。在那个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师的年纪,老师的话是至理名言,而老师会想尽各种办法给我们一个童话世界,我们沉浸在他们给我们塑造的梦境里快乐成长。印象最深的话,便是“如果你现在用功读书,你以後就能幸福美满。”於是,读完课内书,读课外书,读书、猜字谜、讲故事、戏剧表演构成我们大多数的童年,我们借助别人的故事,大悲大喜,泪流满面。掐指一算,大多数的我们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已经看过四大名著的简单版本。

    前段时间与香港同学闲聊,阅读能给我们带来什麽,很多人不理解读书如何转化成生产力。于丹谈读书“应对世界,认定自我。”梁文道言“满足好奇心,阅读本身是一种自学能力”。而培根在《论读书》中提,“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彩,足以长才,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总之,读书塑造人性格。”读书,前人的经历给了我们更宽阔的视野,作为书中故事的旁观者,可以冷眼,也可以从中收获经验。而人与书的交流所得到的精神上的快感只有读书人才能体会,书中的墨香也只有读书人才能品味。从书中收获的不仅仅是对外面世界的渴求,更是一种生活态度,直到现在在香港,每次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我都会想到《芙蓉镇》里右派与新富农寡婆一起扫大街时,拿起扫把跳起华尔滋的场景,这是我记忆里最苦涩却最有分量的浪漫,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是看你以什麽姿态走过。

    人,诗意的栖居。王小波在《黄金时代》写“那年,我二十一岁,是我人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吃,想唱,想一瞬间变成天上忽明忽暗的云。”今年,我二十二岁,即便卑微渺小的活,但这也是我人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想吃想唱,想多抽点时间读几本好书。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