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与後现代剧场\陈恒辉

2013-04-10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沙滩》中的“膝剧”(Knee play),配合歌咏团演出\Lucie Jansch摄

    

    三月十日下午,笔者在文化中心大剧院观看《沙滩上的爱恩斯坦》(以下简称《沙滩》),一个等待二十多年的演出。没有剧情及逻辑的包袱,我能够专注地享受剧场的当下。这部作品被誉为後现代主义剧场经典,所以若写一篇“演後拆解”,不妨先从後现代主义剧场特徵谈起。

    後现代主义剧场特徵

    後现代主义剧场有两个重要特徵∶反叙事及分裂的意象。

    反叙事指最简单的线性布局及结构没有了,剧场完全与文学戏剧绝缘,没有什麽戏剧故事可言。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重的“人物模拟”及“布局”等都被抛弃,而“残酷剧场”提倡人阿陶(Artaud)写的理论却成为六、七十年代前卫剧场人必读的“圣言”。於是,在剧场里呈现的并非“起”、“承”、“转”、“合”,而是一场又一场的仪式般的景象。

    分裂的意象指基本的叙事结构没有了,布景/装置、音乐/声音、演员/表演者及语言/文本等构成互不关联的意象。语言或剧本可有可无,演员不再创造及扮演角色,只化成为一个符徵。整个演出既像梦,也像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表述。舞台上意象纷纷,恍如满地破镜的碎片,观众要将它们自由拼合。舞台就像一幅巨大的“剪贴画”,有些画面可能未说一语,却能刺激观感神经,带入自我想像及诠释的领域。

    《沙滩》首演於一九七六年,正值美国前卫剧场运动的高峰期,是那个时代的卓越产物。

    这部作品之所以经典,不单因为它的後现代主义剧场特色,也因为它深具两位主创的“艺术灵魂”,是二人风格的集大成之作。

    将观众带到“入神”领域

    威尔逊童年时有口吃,是舞蹈教师波儿.霍夫曼用动作令他痊愈。在治疗过程中,波儿要十七岁的威尔逊将说话及动作放慢及不断重复,後来“慢动作”成为他的一大特色。威尔逊认为“慢动作”及“长时间”的结合能将“外感受幕”及“内感受幕”联合起来,从而产生非一般的剧场经验,所以《沙滩》的表演者经常动作缓慢及重复,常常将观众带到“入神”的领域。要一提的,是威尔逊有一个患有听障的养子雷蒙.安德鲁,他的日常举动影响了威尔逊的剧场风格。

    在《沙滩》中,我们能够听到表演者朗读一段又一段冗长文字,它们根本和爱恩斯坦毫无关系,只是一种“偶发剪贴”。其中一些文字来自一位自闭症儿童克里斯多弗.诺尔斯。威尔逊认为他有解构语言的天才,在创作本剧时,他问诺尔斯谁是爱恩斯坦,诺尔斯的“答案”就成为演出的部分文本。而剧中的“审判”段落,灵感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派翠西亚.赫斯特(报业大王赫斯特的女儿,参加共生解放军,并在一次抢劫银行中被捕)案件,也与爱恩斯坦无关。

    正如威尔逊读大学时的专业是建筑而非戏剧一样,格拉斯的本科是数学而非音乐,但他却将自己数学知识,与自己的音乐才华结合。《沙滩》一剧的音乐结构本身就是一条算式∶火车、审判和太空三个基本意向,每个出现三次。九个段落再分作四幕,以“1,2;3,1;2,3;1,2,3”样式呈现。

    上世纪六十年代,年轻的格拉斯将印度锡塔琴大师拉维.香卡的音乐“转化”为音符,记录在五线谱上,这让他开始了解印度音乐的结构。从此,他尝试用东方作曲形式创作,并探索东方宗教,最後成为一名佛教徒。受东方宗教及音乐影响,格拉斯的旋律能够带领观众到达一种冥想状态。不过,七十年代初的美国音乐人完全不能接受格拉斯的音乐,认为他是异端,并且侮辱了音乐。直至《沙滩》之後,他的音乐风格才开始被人肯定。

    威尔逊如今已是美国前卫剧场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可是,也有人将他称作骗子,作品再无突破。无论如何,这位备受争议的戏剧先锋,从事舞台工作四十多年屹立不倒,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上演,全因他独特的舞台意象。而格拉斯也一直是活跃的作曲家,最近亦将卡夫卡的短篇小说《流刑地》改编成歌剧。笔者希望,他们的创意继续延展下去。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