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现实规定特首爱国爱港\□周八骏

2013-04-11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基本法》没有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的字眼,却包含了行政长官必须与国家和中央保持良好关系的要求。假如由拒绝“爱中国”的香港居民中产生行政长官,那麽,结果必定是∶助长抗拒国家和中央的社会主流意识,导致特区与国家和中央对立。所以,无论《基本法》还是香港政治现实,都规定行政长官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

    2013年3月24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乔晓阳在香港立法会部分议员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在这一点上,中央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

    对此,在香港,反对派大抵表达两点异议∶一、《基本法》没有规定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二、香港政治现实是,反对派在立法机关分区直选中,获得五成五至六成选票,行政长官人选如果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大多数香港居民(选民)将得不到代表。

    因此,必须进一步从基本法和香港政治现实来阐明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

    特首须与中央关系良好

    诚然,“爱国爱港”是形容词,非法律术语,《基本法》条文没有也不可能以形容语来表述;但是,《基本法》有关於特区直辖於中央人民政府,行政长官由中央任命,必须对中央负责等明确规定。

    众所周知,在香港,关於“爱国爱港”的争议主要是关於“爱”什麽“国”的分歧,反对派以及为数不少的香港居民以为,是“爱”地理中国、历史中国和撇除现代中国政治的文化中国。由於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创立的,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成见和偏见,使他们不愿意甚至反对以“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爱”的对象。

    这就同《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发生了抵触。如果在反对派或者那些拒绝以“中国”为“爱”的对象的香港居民中产生行政长官人选,那麽,特区直辖於中央人民政府、行政长官必须对中央负责等规定就将成一纸空文。

    所以,《基本法》没有行政长官必须“爱国”的字眼,却包含了行政长官必须与国家和中央保持良好关系的要求。

    有心人也许会诘问∶是不是可以由一位既谈不上“爱国”也谈不上“不爱国”的人士当选行政长官?这似乎是一种站得住脚的说法,因为,作为特区和特区政府的首长,行政长官应当是甚至必须是政治家,而政治家必须理性,不必甚至不应该有明显的感性或感情色彩。

    然而,香港政治现实不允许也不可能产生那样一种行政长官。

    “不爱中国”必与中央对立

    诚然,自1991年香港立法机关引入分区直选以来,无论分区直选产生的议席有多少,但是,反对派获得的选票总是明显超过爱国爱港阵营。在2012年第五届立法会选举前,二者之比一直大体保持在六成对四成。第五届立法会选举降至五成五对四成五,爱国爱港阵营在艰苦的形势下取得重要突破,但是,反对派依然保持优势。

    假如在这样的政治生态里,由反对派或者拒绝“爱中国”的香港居民中产生行政长官人选,那麽,结果必定是∶助长抗拒国家和中央的社会主流意识,导致特区与国家和中央对立。

    关键在於,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单位,高度自治而不是独立政治实体。即使退一万步,是一个独立政治实体,以香港与内地经济一体化已蔚然成为不可阻挡也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而言,也不可能由抗拒国家和中央的人来执政。

    香港政治现实是,一方面经济必须讲“一国”,另一方面,若干西方国家对香港的经济政治社会影响根深蒂固;一方面,香港社会主流民意赞同或接受经济讲“一国”的现实,另一方面,反对派及其後台老板深恐时间不在他们一边,千方百计以西方政治模式来复制香港政制改革。

    香港历史转变如此深刻艰巨的内在矛盾,向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提出空前严峻的挑战。所谓“空前”,不仅“九七”前不可能出现,即使“九七”後,目前第四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所面对和承受的压力,也远远超过第一、第二和第三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

    特首须怀火热赤子之心

    不要将当前香港政治矛盾和第四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之窘境,简单化地归咎尚未实现普选。问题的根子在於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面对香港历史转变所呈现的内在深刻矛盾,无法找到或没有找到正确的侧重点和平衡点。在这样的意义上,不仅行政长官人选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整个管治班子都必须由爱国爱港人士组成。

    在香港,舆论似乎对“爱香港”没有分歧。反对派即使被认为“不爱国”,他们“爱香港”似乎没有疑问。

    其实,“爱香港”也是值得深究的──爱怎样的香港?是留恋“九七”前港英治下的香港?抑或为建设“九七”後美丽新香港而奋斗?

    试想∶香港经济正在不可阻挡不可逆转地融入国家主体经济,拒抗这一历史潮流,企图将香港特别行政区倒退回港英年代,能被视为“爱香港”吗?

    总之,无论《基本法》还是香港政治现实,都规定行政长官必须是爱国爱港人士。政治长官作为政治家固然必须理性,决定和推行政策不能凭感性或感情。但是,行政长官对国家负责对特区负责,是必须有一颗火热的赤子之心的。他不必空讲“爱国爱港”,他的行动则必须渗透对国家、民族和香港的忠诚!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