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无极93高龄驾鹤去

2013-04-11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图∶二○○三年十一月六日赵无极摄於巴黎工作室”法新社

    

    □“我的画作没有终点,不曾开始也从未完成。”法籍华裔画家赵无极昨日因病在瑞士家中逝世,享年九十三岁。终於,这位漂泊他乡逾半世纪的老人,了却俗尘牵挂,真正往他“无极”的大境界里逍遥去了。\本报记者 李 梦

    月初的苏富比春拍,赵无极一幅《10.03.83》拍出三千七百零八万元的高价;而两年前同样在苏富比,《10.1.68》以六千八百九十八万港元成交,创下赵无极画作拍卖最高纪录。再向前追溯至二○○五年,当年的香港佳士得春拍,赵无极作品《1985年6月至10月作》三联画以一千八百万港元拍出,创下彼时华人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

    埋首绘画 日以继夜

    这旅法画家糅合东方哲思和西方油画技艺的作品,从来都是收藏界和拍卖市场上的宠儿。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品部国际董事张丁元说,赵无极一直都是艺术拍场中表现最稳定的艺术家之一。

    而他呢,晚年住在法国第五街一座僻静房子里,埋首工作,从早上八点起身,一直画到天黑。

    “人老了,不会干别的。”他曾对来探访的记者说。这话怎麽听,都有些自嘲的味道。

    赵无极一九二一年生於北京,童年在江苏南通读书学画,十四岁考入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是当时艺专年龄最小的学生。彼时的杭州艺专,由旅法归来的林风眠任校长,教师中亦不乏潘天寿和吴大羽等人。那时,赵无极执著西画,受叔父从巴黎寄来的明信片上塞尚和马蒂斯画作启发,创作了第一批油画作品。他因不喜欢国画的临摹法,某次课上竟跳窗而逃,甚至在试卷上涂一墨团再题一句“赵无极画石”便收起画具扬长而去,气得教国画的潘天寿向林风眠“告状”,要将这顽劣小子开除。

    一九四一年,二十岁的赵无极毕业後留校任教,同年在重庆举办首场个人画展,抗战结束後又在上海举办个展,不想遭人讥讽“没有留过学,还画什麽西画”。在银行家父亲的财力支持下,加上林风眠的劝告,一九四八年,二十七岁的赵无极去国离乡,偕妻谢景兰赴法留学。随後数年,赵无极结识法国超现实主义画家亨利.米修,两人私交甚笃,赵无极画版画,米修配诗,结集出书,合作无间。米修将赵无极介绍给巴黎画商皮耶.罗勃,赵氏於是开始参加法国“五月沙龙”等艺术展,并於一九四九年五月在克勒兹画廊举办巴黎首场个展。

    朦胧抽象 自成风格

    赵无极的旅法生活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初到巴黎时,他仍坚持写实风格,曾於瑞士游览期间见到保罗.克利的画作,并受到启发。他这一时期的作品常被艺评家讥为“毫无品味的保罗.克利(a tasteless Paul Klee)”,讽刺他只知模仿“形”,却忽视“意”和“神”。直到一九五三年,赵无极开始舍弃具象风格,转以大色块和朦胧飘渺的抽象笔法创作,才渐渐找到自己的风格,亦得到西方艺评人称赞。阿兰.儒弗瓦在《艺术》期刊上写道∶“赵无极的作品成功地呈现了中国的天地观,同时也成为近代的世界观”。

    因了这样的转变,赵无极渐渐在国际画坛积攒起名气∶与吴冠中和朱德群并称“法兰西三剑客”的他,开始在纽约、东京、日内瓦和巴黎等地办展,於一九九三年获法国国家荣誉高等骑士勋章,又於二○○三年被推选为法兰西艺术院士。

    赵无极本人也说,别人都依循一个传统,他则依循两个,还说在巴黎的训练让他“重新发现压根底儿的中国”。从少年时,赵无极便推崇米芾,称这位书法家兼画家的北宋人“是用另一种眼光观察的伟大画家”。不单空逸洒脱的笔法,连米芾“一日不书,便觉思涩”的态度亦为赵无极效仿,成为他受用终生的准则。曾有记者请赵无极对现在年轻的画家说几句,他用法文说了三个词“工作,工作,工作”。

    就在赵无极去世前几日,其子赵嘉陵与其第三任妻子弗朗索瓦的争产官司也有了结果∶法庭判定赵无极的作品由其子监控清点,弗朗索瓦对丈夫的财产并无处置权。判决意味这位法国女人多年来为丈夫事业做出的帮助将不能为她带来任何经济上的收益,而她为处置丈夫作品成立的“赵无极基金会”的运作亦可能停滞。

    弗朗索瓦曾以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身份积极推介赵无极画作,因此当上世纪八十年代朱德群一幅画只卖出四千五百法郎时,赵无极的大尺幅作品的价格已有六十万法郎,这里面,不得不说也有弗朗索瓦的功劳。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