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全球选举皆设限 港普选也不例外

2013-04-12 04:25:02  来源:大公报

    

    图∶郑赤琰指出,根据各国和地区的经验,提名机制皆对候选人有一定限制/本报记者张 摄

    

    □前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系主任郑赤琰表示,环顾全球各地的领导人选举提名机制,对候选人都设下限制,有关限制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无关,公约绝非公民权利的“唯一准则”。他斥责戴耀廷等人开放《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5条B的主张是本末倒置,并认为必须澄清的是,选民权利与候选人权利有所分别。/本报记者 张  

    前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系主任郑赤琰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5条的三条规定,赋予选民与候选人平等权利,但对选举制度并无规定。他说,根据各国和地区的经验,选举机制对选民可以不设限制,但世界各国的提名机制皆对候选人有一定限制,指出港大学者戴耀廷等人认为有条件就不符合人权法及不符合国际标准的说法并不成立。他澄清,并不是每个限制都与人权有关,所谓“普世价值”、“无差别选举”在世界各地都未曾出现,他强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历史、宗教等背景皆不相同,不存在统一的标准。

    有人搞港独令中央顾忌

    郑赤琰表示,候选人受人权公约无法规定的条件限制。首先,候选人的健康状态必须良好,精神健康尤其重要,他解释,候选人若当选,手中握有极大的权力。若选举总统,更将承受战争的压力,这也是人权公约无法规定的;其次,西方国家对总统候选人的刑事背景更有严格的规定,他举例说,曾有货币基金组织主席想竞选法国总统,但涉嫌非礼,未证实罪成,已不被接受参选;其三,亦须审查候选人在经济上有无破产,是否负债;其四,双重国籍人士不能参选。他强调,这些客观而基本的“国际标准”,皆是人权公约不能规定的。

    至於香港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戴耀廷认为“以前没有普选,无须开放《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5条B,现在有普选,则应开放”,郑赤琰认为,戴的言论是本末倒置,“应该是开放公约才普选,不是因为普选而要求开放”。他说,《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5条并不适用於香港,“英国没有让香港普选,因为开放普选意味殖民地独立”,现时中央虽承诺2017年普选,依然面对香港独立的风险,他强调,所谓“风险”源於本港的社会现象,如游行时有人挥舞“港英旗”等,这些现象让中央有所顾忌。他坦言,“回归後,一直有人想在香港搞独立,因此,中央在选举上抓得紧并无不妥。”

    郑赤琰批评戴耀廷作为法律学者,“不讲良心话,亦没有详细地分析问题”,“没有注意选举人与被选举人应有分别”。他说,现时香港有370多万人持BNO护照,占总人口的一半,而基本法赋予这些人有选举权,他解释,基本法对“港人”的定义不是“公民”,而是“居民”,因此“港人治港”的“港人”是指香港居民,香港居民有选举权。而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一定要由“中国公民”担任。由於并非所有香港居民都是中国公民,因此这些超过总人口数一半的香港居民,亦是中央政府需要评估的“风险”。他强调,香港特殊的政治位置,决定了其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需要限制。

    批评戴耀廷不讲良心话

    郑赤琰表示,若对行政长官候选人不设限制,很有可能选出如“泛民”一般对中央持否定态度的人。他说,2012年的选举战中,“泛民”将非“泛民”的候选人“打成地下党”,“将矛头指向中央”,在这样的社会现实情况下,很难做到如邓小平早年提出的“河水不犯井水”。他又说,“泛民”成立“真普选联盟”,一直走“极端”,企图制造“宪制危机”,因此更有必要对行政长官候选人作出限制。

    郑赤琰亦表示,不应用“双普选”取代现时立法会的功能界别议席。民主程度较高的国家,亦有功能界别议席,美国的参议院也一样。他说,香港的社会结构特殊,商界利益巨大,却没代表商界利益的政党。因此,体制应保护商界的利益,否则,若由一人一票选举立法会议员,以香港今年不断累积的仇富情绪来看,极易引发民粹主义。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