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陈鲁民

2013-04-12 04:25:03  来源:大公报

    大病一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百无聊赖,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想得最多的就是我一生中做的对不起人的事,或因年轻幼稚,或因自私狭隘,或因嫉贤妒能,我曾有意无意伤害过几个人。早就想对他们说对不起,不是没有勇气,就是没有机会,拖到今天,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那年我十八岁,刚当兵,极想表现自己,以尽早入团、入党。班里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于姓战友,是我的竞争对手。我们比做好事,比练技术,比接近领导,几个回合下来,互有胜负,成绩在伯仲之间。这时,机会来了。连里搞民主评议,排长回避,让我们给排长提意见,由我记录,大家发言热烈,小于也提了一条很尖锐的意见,我不仅记下意见,还写上发言人的名字。後来,这个记录无意被排长看到了,从此就疏远了小于,他慢慢被挤出骨干行列。再後来,我如愿提干了,小于复员回农村了。这件事一直让我很内疚,但苦於不知小于到哪里去了,一直没有联系上,在这里。我想真诚地对他说一声∶对不起!

    二十六岁那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一个部队的战友。以前虽也认识,但没有交往,我上大学後,经人介绍,才和她建立了恋爱关系,主要靠书信联系。我即将毕业时,她到学校来看我,几天接触下来,我觉得她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脾气不好,话也说不到一起去,我在心里一直挑剔她的毛病,就想和她分手。她却浑然不知,还高高兴兴地和我说这说那。甚至和我说起结婚日期,孩子叫什麽名字。我当时想,既然我已不愿和她交往了,那麽长痛不如短痛,乾脆给她挑明吧。於是,我就直通通地对她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分手吧。她不由一愣,马上就哭了,哭得我心里也很乱,几经犹豫,狠了狠心,离她而去。给她买了张车票,送回了部队。今天想起,我即便不喜欢她了,可以慢慢去冷淡关系,让她有个缓冲,思想准备更充分,完全没有必要那麽斩钉截铁,说断就断,伤人太深。後来,我一直没有和她再联系,听说她嫁得不错,很幸福,我也稍有安慰。如今,我们都是渐进老境的人,我想轻轻地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在我的天命之年,小有成就,书出了好几本,论文写了几十篇,进了教授,评了博导,当了评委,颇为踌躇满志。系里有一个青年才俊,毕业於名牌大学,又留学美国两年,锋芒毕露,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就发表多篇有影响的论文,课讲得也好。可因为年轻得志,说话自然也有些满,对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太放在眼里。评职称时,我是评委,明明知道他的成果最多,呼声最高,也最合乎标准,但不知是嫉贤妒能还是鬼使神差,我踌躇再三,还是没有投他的票,而投了一个平素比较谦恭、对我们很尊重但成果没那麽多的候选人。结果,那个青年才俊就因为少了我一票而落选,後来愤而辞职,不知所终。很多年过去了,我总忘不了他,很是内疚,一直饱受良心折磨,很想找个机会当面向他道歉,老老实实地说一声∶对不起!

    刘若英歌中唱到∶“後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後来终於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我对此心有戚戚,也套用这段歌词∶後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宽容,如何珍惜,如何正直地生活,可以前我对不起的人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一旦错过就不再。苍茫大地,红尘滚滚,你们都在哪里,境况如何?但愿能看到我忏悔的文字。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