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讨论法与真实示例

2013-04-12 04:25:03  来源:大公报

    通识教育科教师运用“道德两难困境”的问题,让学生做“道德推理”,并表达其判断的原因,可视为“道德讨论法”。然後,教师可以根据学生所提及的原因,就学生“道德认知”发展的阶段给予分析,再提出高於学生“认知能力”另一个阶段的问题供学生思考,刺激学生的道德认知能够以不同阶段循序渐进地发展。

    青少年阶段的学生多以叛逆作为自主独立的象徵,在讨论道德问题时,常会故意提出违反“道德常规”的观点,来挑战教师的“接纳度”,使得正面的看法反而会成为少数,甚至在同侪朋辈的压力下,无法令部分学生能够公开表达自己的见解。教师为了维持课堂讨论的气氛,加上其价值中立的立场,有时反而会失去引导学生的功能,更遑论正确价值的建立。因此,教师在“道德讨论”这种教学法中所扮演的角色、作用可以是“接纳”、“倾听”和“尊重”,并且营造“安全”、“信任”的班级讨论气氛。为了鼓励学生在“讨论道德”过程中说出自己的真正想法,教师对於正面及负面的“意见”、“建议”、“推论”或“结论”都必须保持“接纳”和“包容”的态度。

    道德讨论教学法运用“两难”或“相对”的道德困境来帮助学生做“道德原则”的思考,从中帮助学生能从不同的观点来探讨“道德价值”的问题。“道德讨论”与其他认知取向的教学法一样,都重视推理和思考过程,更为重要的是教师要把真正、重要的价值呈现出来。事实上,教育活动是“过程”与“结果”并重的,理想的道德讨论可以包含直接教导、活动体验或示例讨论等。当教师采用直接教导方法时,需要将正面、积极或健康的价值以说故事、经验分享、道德推理或思考判断等非说教的方式来告诉学生。若教师辅以体验式作业的设计,也能帮助学生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出带有正面价值的行为。

    举例吸引学生讨论

    另外,若然能找到一些真实又具“震撼性”的示例,则更能吸引学生的讨论兴趣。就以迈可.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的著作《反对完美──科技与人性的正义之战》为例,书中有很多涉及“道德”的讨论,举两例如下∶

    为何世人觉得父母愿意花钱利用科技生男生女,或找优质精子或卵子的捐赠者是合理而可接受的尝试,然而当听到一对失聪的父母希望生下耳聋的孩子就觉得不太能接受呢?事先设计把孩子制造成聋人是错误的吗?如果是的话,又是哪里做错了─是耳聋的部分?还是设计这个行为?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职业体育联盟应该禁止基因改造的运动员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是根据什麽呢?体育竞赛禁止使用药物,两大最显而易见的原因为安全和公平──因为类固醇的副作用有害健康;此外,允许运动员使用严重威胁健康的药物以提升运动表现,会使体育竞赛变得不公平。但为了要辩论清楚,我们假设肌肉增强的基因疗法是安全的,或者至少风险比严苛的重量训练课程更小,那麽还有理由禁止运动员使用吗?

    (通识教育科教与学系列二十七,待续)

    通识教育科专业发展学会会长 汇知中学通识教育科科主任 庄达成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