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用餐的社会意义

2013-04-12 04:25:03  来源:大公报

    

    20世纪80年代後半期兴起的大众消费导致了外出就餐的新需求,及对饮食行业的新期望。据1994年的统计资料,从1984年算起,中国人均消费额已增长了4.1倍。硬消费(食品、服装及其他日常生活必需品)和软消费(娱乐、旅游、时装和社交)之间的比例已经从1984年的3∶1转变到1994年的1∶12。作为消费主义潮流的一部分,外出用餐享受各社会风味的美食。饮食文化发展的中心特点是人们在外用餐,做一个积极的消费者,并且用餐过程的体验必须是放松和有趣的。

    人类学家阎云翔(陆洋等译)的∶《中国社会的个体化(The Individualization of Chinese Society)》(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年),是一部从人类学角度分析当代中国社会现象的书籍。他认为,外出用餐不但是反映消费主义的兴起,亦蕴含另一深层次的社会意义──中国社会的个体化。

    80年代以前,国家不鼓励把饭店作为表现个人愿望和举办家庭礼仪活动的社会空间,通过单位公共食堂的制度化,国家试图控制用餐时间并且改变用餐本身的社会意义。自90年代以来,数以千计的饭店、餐馆在北京市内冒了出来。这些新型的饭店、餐馆是由市场主导的公共场所里发展起来的新型社会交往。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公共生活的显著变化表现在∶国家在其中扮演中心角色的频繁的群众集会、义务劳动、集体活动和其他形式的组织化社会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公共场所的各种新型的私人集会。组织化社会强调国家、意识形态的中心地位,个人要服从於集体,而新型社会提倡个性以及在非正式的社会空间情境中的个人需求。饭店、餐馆满足了正规体制之外一种新型社会交往的需求,那就是公开表现个人欲望、生活抱负、在社会情境中的面对面沟通。当出外用餐被北京的消费者当作一个吸引人的社会空间,消费者在其间进行新型的社会交往和展示自己的个性。此外,也是公开表现现代性、接纳外来文化的一种方式。

    本书用了大量人类学的概念,分析当前中国社会的现象。我认为,在未来的日子,只要有更多不同类型的公共空间形成,市民便会减少透过外出用餐而进行的社会交往,从而减低食物浪费的机会。

    香港通识教育会 李伟雄

    mleewaihung@yahoo.com.hk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