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试不必有标准答案/□黎小燕

2013-04-13 04:25:03  来源:大公报

    考试可怕麽?政治试题又是否不好出得太多?

    香港进入“认识普选”时代,社会问题众多,为此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应该都是∶否!

    我们要谈香港的考试制度,要看香港当前的大环境如何,但更先要是看考试本身的意义,还要回顾一下香港过去的考试制度,以及多少得结合中国历史上的考核情况,才能更宏观地看香港现今的考试。

    考试重在考生分析能力

    考试本身并不可怕,对於前一晚或数晚捱通宵应考的考生,已曾有很多劝喻∶对身体不好,考试当日难以保持清醒头脑,应考当大打折扣。老生常谈之外,其实更须注意的是考试本身不应设标准答案,因为这样是无法考到学生的分析能力的。既然没有标准答案,死背书也就无用,捱通宵更徒劳无益。然而,为何还有那麽多学生继续不懈地捱通宵死背书?这些学生本身固然对考试的真正意义没有多大认识,他们的老师也不懂得教导他们,而试题恐也未能全面地反映考试的真正意义。

    距今一千八百多年前的汉朝,就已经有考核考生分析问题的考试,经过地方的初选,馀下的有数的表现突出的考生可入宫觐见皇帝,经过皇帝的“策问”後,由皇帝按等级高下授官。科举则始於距今一千四百多年前的隋朝,发展并成型於唐朝,一直延续到清末。它也是一种通过考试来选拔官吏的重要的政治制度。越南、日本和朝鲜也曾效法。到了明朝,统治者为了严格控制百姓的思想,八股文考试才应运而生。八股文严格注重文体格式,崇尚虚华俗丽,最终被废除乃理所当然。

    文凭试合二为一是进步

    中国早就有透过颇完善的考试制度选拔人才,试题涉及方方面面,就是如今所说的政经民生,本身并无标准答案,考生要奉承皇帝恐难显得自己有多突出,考试本身就是要考核考生的分析能力,是否合情合理合时合道,对解决社会问题有没有帮助。如果考生平时多留意社会大事,多读书,多思考,多分析,那麽,应考的前数天是没有什麽好准备的,在皇帝面前也没有什麽好害怕的,倾尽平生所学就是。

    香港今天的中学文凭考试是因应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由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於二○一二年开始举办的公开考试,用以取代旧有的两个公开考试─香港中学会考和香港高级程度会考。大学联合招生办法於二○一二年起亦改为以文凭试作为香港各高等院校的收生基准。

    无疑把两个公开试合二为一,考生不用在两年间连考两个大型公开试,免除了他们不必要的压力,是一大进步,惟港人多只想中学的公开试如果考得好,就能进入大学,大学毕业後就有一份好工作,养妻活儿就不至太辛苦,如此而已。这与古人的想法大不相同,古人固然也盼望能获得一官半职,但更重视自身能有一腔韬略,为民生出谋献策,能功垂千古,成为传世美谈。今人的想法则过於狭隘,多数只想个人,鲜有想到为社会解决问题。现代社会结构比古代社会结构更多元,问题更复杂,试题其实更应“没有标准答案”。文科的试题固然可以做到,理科的试题也无不可。问考生对香港议会里有议员“拉布”的看法,对“六.四北京风波”的看法,就没有标准答案,也不可能有标准答案,无论考生站在哪方面的立场都不要紧,只要深明大局,提出理据,没有虚假,只有真实,怎样的答案都能考验出考生的分析能力有多强。

    关心社会多读书能应试

    理科吗?说化学中的A+B会造成爆炸吗?这对理科生来说是太容易了吧,考来干什麽?大可问问的譬如是∶社会上需要某种科技,好能改善市民生活,如发展无线电话,方便多功能的通讯之馀,如何才能更环保,对人体的电磁波辐射减至最低?介乎文、理之间的问题,如用电,有何新电源,既能节约用电量,又可减省成本,更少污染环境,没有核电厂爆炸危机,若真发生意外又如何善後才能对大众的负面影响减至最少┅┅如此种种,总不能凭空想像,平时必然有深层研究,深思熟虑,才懂得答。而对於这些,各考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是不可能有标准答案的。

    要让学生考好一个公开试,无关试题深与浅,而是全社会都必须像给醍醐灌顶一样,尽快对考试制度作一个重新认识∶考试与社会问题结合,本身有用,有趣的话,考生及社会都会有所教益。平时不多留意政经民生,不多读书,临近考试才披星戴月,才疏德薄志短,不考也罢。

    多年铸剑,关键时刻,当锋芒毕露。另一方面,也应该明白,金无足赤,玉有微瑕,饱学,也难保自身在某方面有优劣长短,以及诸多的客观环境掣肘,当未能尽得高分时,也能自觉鹏飞万里,只是一时间未遇阳春而已。这样那样看考试,也就能豁然开朗,无甚压力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