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本师/陈鲁民

2013-04-13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上世纪初,曾发生过几次有名的“谢本师”事件,当事人都是广有影响的学者。“谢本师”中的“谢”,不是“感谢”,而是“谢绝”、“辞谢”的意思,其实就是要跟老师决裂,不再承认自己是某人的门生。

    先是章太炎“谢”俞曲园。一八九○年,时年二十一岁的章太炎到杭州诂经精舍受业,其业师是诂经精舍山长俞樾。俞樾是著名朴学大师,学问极其渊博,他非常欣赏章太炎的学识和才华,曾将章太炎所作的几十篇“课艺”收入《诂经精舍课艺》。然而,俞樾毕竟是一个深受正统意识形态影响的老先生,他对章太炎出校之後结交维新人物、倡言革命、剪掉辫子等举动极为不满。一九○一年,章太炎去苏州东吴大学任教,拜访住在苏州的俞樾,俞樾声色俱厉地骂他“不忠不孝,非人类也”,表示以後与他这种反清的人断绝师生关系。素有章疯子之称的章太炎,脾气暴躁,但在老师面前也不得不忍,只气得两眼含泪。据章太炎说∶“盖先生与人交,辞气凌厉,未有如此甚者。”他一直忍到一九○六年,才在《民报》八号上,公开发表了一篇《谢本师》,表面是与老师决裂,实则是在革命与不革命之间做出选择,文章大义凛然,正气充沛,後来传诵一时,被视为美谈。

    想不到二十年後,因果循环,他也遭遇了同样的事。章太炎是周作人的老师,曾在日本教过他《说文》,周作人说∶“对於国学及革命事业我不能承了先生的教训有什麽贡献,但我自己知道受了先生不少的影响,即使在思想与文章上没有明显的痕迹。虽然有些先哲做过我思想的导师,但真是授过业,启发过我的思想,可以称作我的师者,实在只有先生一人。”一九二六年,章太炎为了反对“赤化”,不断就时局发表声明,声称“居今之世,反对赤化,实为救国之要途”,“苟听赤化之流传,即不亡於过激主义,亦必召豆剖瓜分之惨”。主张将南方交给吴佩孚,将北方交给张宗昌。他还同马相伯、邓家彦等人,发起“反赤救国大联合”,担任理事和大会主席。他这些“不高明的政治活动”,不断遭到外界谴责。周作人当时也仿乃师所为,在《语丝》杂上发表了一篇《“谢本师”》,认为章太炎将“剿平发捻”的曾国藩“奉作人伦的楷模”,未免过於荒唐,“已经将四十馀年来所主张的光复大义抛诸脑後了”。公开声明“我的师不当这样,这样的也就不是我的师”,希望章太炎“善自爱惜令名”。

    又过了十八年,已沦为文化汉奸的周作人也遭遇了学生的“谢本师”,可谓天道好还。弟子沈启无本对周作人崇拜有加,鞍前马後没少干活,但周似乎对他重视不够,没有满足其欲望,沈渐生不满。一九四三年四月,沈启无想当教育总署秘书长或者伪北大文学院院长,没有成功,想主编艺文社的两种刊物《艺文杂》和《文学集刊》,又被否决,他认为时任伪教育总署督办的周作人从中作梗,十分怨恨。於是,用童陀的笔名,在《文笔》周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杂新编》,影射周作人是“反动老作家”,只会“玩玩无聊的小品,不与时代合拍”,应当对他作“毫无保留的激烈斗争”。周作人一怒之下发表《破门声明》,将沈逐出门下∶“沈杨即沈启无,系鄙人旧日有受业弟子,相从有年,近来言论不逊,肆行攻击,应即声明破门,断绝一切公私关系。”沈则以诗的形式公开“谢本师”,在《中国文学》发表诗《你也须要安静》,回应周作人∶“你说我改变了,是的/我不能做你的梦,正如/你不能懂得别人的伤痛一样/是的,我是改变了/我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重负/我就封闭我自己所应走的道路。”

    三个“谢本师”,前两个是被高度评价,认为是最有“战斗性的文章”,代表了“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精神的“正气歌”;後一个则不过是一出争锋吃醋、狗咬狗的闹剧。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