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艺/流 沙

2013-04-13 04:25:03  来源:大公报

    与刘诗昆“邂逅”多次。

    一直记得最有意思的一次偶遇。刘诗昆在小城里开办了一所钢琴学校。作为琴童的家长,我经常得在琴房外等孩子下课。有一天,一位身材高挑的老者走过,快走到我身边时,他露出灿烂的微笑,向我微微点头,轻声问∶“等孩子下课吗?”

    我说是啊。我以为他与我一样,是来接孙辈下课的。他说∶“这是一门手艺,好好学,有帮助┅┅”话未说完,只见钢琴学校的工作人员朝老者这边一路小跑过来,她说∶“刘大师、刘大师┅┅”

    老者原来就是钢琴大师刘诗昆。

    後来,我就一直把孩子学琴这事称为“学手艺”。後来孩子从刘诗昆钢琴学校转学,换了新的钢琴老师。钢琴老师不赞同我的说法∶“学琴可不像学手艺,那是脑、情感、手的复杂综合。”

    但我说手艺就是磨练手艺人气质、操守甚至是一种生存本领。学琴,至少需要十年之功,日日得练,不得懈怠,最终外化於形、内化於心,成为一种技能,自然就是“手艺”了。

    钢琴老师被我说服。

    但“手艺”对於一个人、一个社会的意义远非如此。在工业化社会中,“手艺”已成为一种传统,它已经没有力量与“工业化”抗衡了,它太落後、太陈旧了。

    浙江的“东阳木雕”,旧时一平方见方的雕板,雕匠需一月之功,现在有了电脑雕板机,一个多小时就雕刻出来了;美丽的织绵,用人工几个月也织不出几米,但高速织绵机十几分钟就可以织出十几米;一人高的花岗岩碑文,人工至少几十天才能完成,但用“化学刻字法”,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手艺比拼不过工业化。但手艺背後永远蕴藏一种精神、一种态度、一种文化,一种人类永远都应铭记和传承的财富。当年那些手艺人,以原始的素材,木头、石头、杂料┅┅以自己长年训练和磨砺出来的技能,制作出了经久耐用的东西,为了让更多人来购买,为了让自己能靠手艺活下来,而且还要养活家人,他们殚精竭虑,几十年如一日,磨练自己的技艺,以期超过别人,做出更好的东西。这是手艺人生活的全部,也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坚韧勤奋的人生哲学和人生态度。

    但当“工业化”来临,人们猛然发现,手艺几乎在一夜之间不重要了。任何一种产品,都可以分解成简单的工序,当一个人站在生产流水线前,你根本不需要什麽手艺,只要做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了,不需要什麽训练,也不需要长年的磨练,与“手艺”如影相随的那种人生态度也在稀释、也在丢失。

    手艺人的作品,无论是桌椅、藤篮、农具等等,都是有手艺人的个性和体温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工业化是不需要个性的,有“个性”的工业化产品反而是次品,不能出厂也不能销售。工业化就是要把有“性格”的东西全部处理掉,变得整齐划一。

    “工业化”不仅体现在对物品的态度上,而且还体现在对人的态度上。人必须要按照工业化社会的要求,变得整齐划一起来,这样方能在“某一条生产流水线”上找到一个谋生的岗位,也许这是一个脑力劳动岗位,或是一个体力劳动岗位。但你的劳动价值再也不能像手工艺品那样,能在别人的直接赞叹中得到承认、得到满足了。

    工作为了什麽?你的工作让你幸福吗?我们已经越来越怀疑自己为了什麽而活了?工资收入似乎成了唯一的人生目标和乐趣,有一天你离开了这个世界,那麽你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什麽?你在这个世界曾经快乐过吗?

    我们应该好好审视传统手艺人的生活,还有他们的生活态度,以及对待劳动的态度。他们虽然靠手艺生活,但他们总是希望自己的手艺更精湛,而且一辈子从事这唯一的职业,很少有变更的,他们的日子宁静而有盼头,最终能从手艺中得到人生的乐趣。

    我的孩子,八年的艰苦学琴生涯,每天至少一小时的弹奏时间。现在他可以弹出一手好琴。放了学,作完了作业,他说要“放松、放松”,便到琴房里去弹会琴;考试考砸了,心情不好时,他也会去弹会琴。

    手艺给孩子带来了人生的乐趣。学琴的确是学一门手艺,刘诗昆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