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白领的城中村日子/本报实习记者 陈若菲

2013-04-13 04:25:04  来源:大公报

    晚上下班时分,广州棠下村窄巷里的污水和垃圾,都在黯淡的黄色灯光下模糊起来。在广州联通工作的涂晓菁把背包从背後往胸前挪了挪,挺直1米83的个子,绕过摆满便宜女鞋的地摊,从小贩沿街排开的的服装架中间挤过,走入棠下村的深巷。

    巷边烧烤摊上,一群小夥子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大声甩骰盅拚酒。晓菁绕过祠堂边小青年挤成一团的桌球,拐进两人宽的空荡里巷。巷子两侧一溜排开的栅栏门中间,不时有一块块凹进去的暗角,一栋栋村屋在这里分开。晓菁把左手紧盖在背包上,大步走过。

    随门卡“滴”了声,铁门在身後“砰”的一声关上,晓菁出了汗的手才收到裤袋里,背部也松弛下来。“隔壁女孩前几天刚被盗,手机 就放在桌上,大概被小偷在栅栏外用铁丝勾走了。”晓菁说,也可能是邻居偷的,毕竟一栋栋被称为“握手楼”的村屋距离太近。他自己那间房窗外是街道和平房,虽然看似安全,但也被偷过。“小偷撬开铁栏就能进来。”

    谈话间,他掏出钥匙打开铁皮门上新加的锁,走进租住的“大宅”。对比同届毕业生,他住的算宽敞,每月租金不到600元,一室一厅带厨房厕所,足有三四十平米。“有同学租住在市中心公司附近,1200元却不到10平米,还不带窗子。”

    同样选择城中村的白领嘟嘟,是早晓菁4届毕业的师姐。她租住在距市中心更近的石牌村,一房一厅900元/月,对比不远处面积相同、租金2500元起步的电梯公寓,“实在太便宜了”。嘟嘟说,刚毕业时车陂村有女白领遭遇入室盗窃被杀,她就没敢住城中村,而是在淘金路与朋友合租一室。但是後来东西太多,需要大空间。“别的地方太贵,上班又不方便,最後还是再搬进城中村。”

    晓菁和嘟嘟的租房都没有阳台。嘟嘟去门口走廊上收衣服时,隔壁房间的孩子又开始哭了。“邻居夫妇大学毕业差不多十年,孩子都两岁多了,今年才刚刚攒够首付。”

    嘟嘟说,像他们这样家里无力帮手买房的,10年攒够钱“算不错了”。谈到未来,她皱眉道,“未来肯定要搬走,孩子总不能在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长大吧?毕竟城中村龙蛇混杂,小孩被拐走的事件并不鲜见。”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