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生边青助边青返正途

2013-04-15 04:25:01  来源:大公报

    

    图∶协青社添置各种青少年喜爱的玩意如滑板场、K房,而环境设计或装饰,也采用涂鸦艺术墙画/图片由协青社提供

    

    □专门辅导流连街头青少年的“协青社”统计,每年全港有超过7万名青少年离家出走,其中女孩子占35%,较10年前大幅增加75%,而且年龄趋细小化,为尽早发现、尽早提供辅导,防止他们流连街头被黑社会招揽,协青社由去年开始聘用改过自新的女边青,专门导化这类年幼女边青。/本报记者 谭月儿

    资深的协青社外展社工谭仲凯透露,近年离家出走的青少年有年轻化趋势,平均年龄降至12岁,有深宵社工在东涌和将军澳发现年仅6岁和7岁的小童随童党厮混;更令人忧虑的是,女孩占离家出走青少年比例日渐增加,已上升至35%,较10年前的20%大幅增加75%。

    为求愈早发现问题青少年,愈早提供辅导,协青社去年3月获得资助重新开放“蒲吧”後,即推出“蒲吧优化计划”;为求贴近女边青的心态和生活潮流,“蒲吧”采用“女边青引导女边青”方法,聘用改过自新的女边青担任群党小领袖及“蒲吧”活动助理,展开外展工作主动出击,在商场或公园寻觅对象,诱导他们参与“蒲吧”的活动,辅导其返回正轨,避免被黑社会吸纳为“犯罪新血”。

    以“蒲吧”吸引边青聚脚

    现年17岁的阿婷和阿欣都曾经是女边青,目前同受聘於“蒲吧”,每看到“小学鸡(童党术语,指小学未毕业便流连街头的小孩)”在商场和公园流连,便看到自己昔日的影子,两人都希望藉“蒲吧”提供的辅导服务,导化这些女童重返正途。

    90年代的香港是5年一个代沟,现今却是一年一代沟,即使阿婷也是“未成年”,但已不容易打进刻下的童党群。她表示初时接触街童时,常常遇到挫折,许多时无缘无故被对方以粗言秽招呼一顿,即使她自认母爱“爆棚”,视“小学鸡”是自己的弟妹或“BB”,也难免感到气愤。

    “初时会好难受,但後来发觉他们也不一定是针对我,反而他们乱骂一通、发泄过後,便会慢慢接受我。”阿婷在“蒲吧”工作近3年,已“升呢”为小领袖,“挨骂”是她打进童党的必杀技之一。

    阿婷续说,若要插入童党圈子,必须以朋友方式亲近,投其所好打开话匣子,取得信任,尤其注意圈中的谈话内容,一旦发现如∶“你出卖我”等说话,就可能是童党打斗的先兆,需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说服和引领他们回“蒲吧”,逐渐化解戾气。

    接纳也不一定被视为“自己友”,阿婷的经验告诉她,现时的街童虽然年纪小小,但已敌我分明,且懂得防避“底”。她说∶“有次班仔女(社工术语,指被辅导的街童)在蒲吧的K房筹划行动,当她到来後发觉各人神态有异,如细声说话,彼此‘咬耳仔’等等,视我如底,不想把事情让我知悉,我估计事件很不寻常,决定向上司报告,让更有经验的社工早些介入事件。”

    阿欣则在“蒲吧”工作3个多月,对新一代女边青的任性和开放态度、男女童党间感情关系之复杂,亦感咋舌。她以过来人身份举例说∶“以前女童党对感情仍较执著,与一个群党内的男友分手後,大都不与同一群组的其他男孩发展感情,宁愿转往其他童党结识新男友。但新一代女边青与群党其中一员拍拖或发生性关系,分手後却不介意在同一群组中与其他男成员发展感情,如此类推,几乎与每位党员有过男女感情或关系後,才转往另一组童党结识异性。”

    男女童党感情关系复杂

    更值得注意是,不少女边青并非为“钱”或“感情”才与男性发生性关系,阿婷说∶“因离家出走的女边青居无定所,只要有异性好意提供住的地方,她就不介跟异性回家,甚至发生关系。”阿婷颇慨叹当下女边青的世界观变得愈来愈稀奇古怪,也更希望凭藉自己的过来人经验,为他们提供更为社会接受的两性观念,以免他们小小年纪便恨错难返。

    协青社的“蒲吧”位於西湾河圣十字径2号,共有4层楼的活动空间,主要为12至24岁的边缘青少年,提供24小时紧急支援服务,如安排离家出走青少年入住危机中心。为了避免青少年在街头游荡,“蒲吧”被塑制成一个吸引边青聚脚安全的“蒲点”,防止青年受到黑社会招揽。去年使用“蒲吧”的青少年达100,857人次,较前年超出1万人次。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