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案遵’大老板‘旨意’闪撤‘/□李明俊

2013-04-1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李柱铭看到了香港广大民意不赞成“占中”行动,担心会一败涂地,所以想出一个买保险的方案,得到了苹果日报社论的支持,也和香港政坛四人帮作过商量,但没有和大老板作过任何请示,想不到,出笼三十个小时之後就“闪电式”被撤消了。究竟是谁主导香港的对抗政治,香港人都应该心中有数了。

    民主党的创党主席李柱铭提出了五个获得最多提名票的人,可以参选行政长官的方案,并且说,愿意接受一千二百人组成的提名委员会和以提名委员会的机构提名的模式。然而,这个方案短命得很,三十个小时之後就“闪电式”宣布收回了。

    收回的人,自己承认自己是浮士德,自己把灵魂卖给了魔鬼,认为自己做错了,慌忙跪低,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为什麽这一个弯转得那麽急?为什麽转得那麽狼狈?为什麽李柱铭要诅咒自己出卖了灵魂?

    有人说,因为反对派的反对,所以,他抵受不了压力,唯有认错。但各种迹象看来,反对派的反对,不足以令他如此唾面自乾,不顾颜面,还应该有更大的压力,更深层次的原因。这就是外国势力的命令,使他不能不俯首听命。我就不相信,区区一个郑宇硕,可以令到李柱铭立即跪低,我也不相信,一个不见经传的网民,批评他是浮士德,他就觉得对方是真理的化身,俯首服从。

    令反对派忧失去筹码

    李柱铭已是龙头大哥,怎会把刘慧卿放在眼内,郑宇硕更加不在话下。问题在於,他的大老板认为,李柱铭承认基本法四十五条,承认提名委员会的的机制,承认一千二百人组成提名委员会,承认了提名委员会的机构提名,那麽,反对派在法理上根本再没有什麽筹码,因为他们所提的,完全是违反了基本法四十五条,如果遵守这些在这个轨道上进行谈判,将来提名会按照基本法的表决方式,由一个机构进行表决。大老板认为,一定要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斗争,要在香港建立另外一套价值观,另外一套宪制观念,建立一个主权实体一样的政权观念。

    “占领中环”就是大老板部署的一步绝妙的“好棋”∶要有宣言书,要进行公民抗命,要另外建立一种新的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观,要对香港的年轻人进行洗脑。如果现在就开始亮出了谈判的底牌,那麽就等於证明“占领中环”那一套都要收档了。反对派的分裂立即出现。大老板要求李柱铭立即取消这个方案,不要坏了大计。李柱铭人在江湖,无论怎样失去信用,无论怎样耻辱,无论怎样颠倒是非,无论怎样打倒了自己,李柱铭都要执行命令。“梦里不知身是客”,只能够自己否定自己。

    提早亮出谈判底牌

    英国人最後一任总督彭定康在1996年的施政报告《过渡中的香港》第43段称∶“尽管我会离去,但英国,除了从宪制这个重要的角度而言可以说会撤离外,其实并不会离开香港。英国会恪守具约束力的国际条约,在未来五十年,继续对香港履行道义和政治上的责任。我们在香港有亲人和朋友,也有商务上的夥伴。┅┅当然,我们还有其他方面的联系,例如语言、教育、专业和文化,而大家更有共同的经历和体验。”彭定康指出了英国的目标∶“英国,除了从宪制这个重要的角度而言可以说会撤离外,其实并不会离开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并不是什麽“和平与爱”,来源於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後来蔓延到欧洲许多国家。2011年发生的“伦敦大骚乱”,造成严重人员伤亡,许多人遇难,总共186名警员受伤。骚乱对金融商业造成的损失达到数千亿英镑,保险公司估计赔付超过2亿英镑的赔偿金。同样,“占领华尔街”运动於2011年进行了两个多月,并蔓延到美国乃至全球的多个城市,但运动迅速失控。最後美国当局用警棍驱散示威人群,用强力清除示威者驻扎的营地,大批示威者被当局逮捕。这次行动也严重影响纽约金融商业活动,并造成巨大损失。

    欲为“占中”惨败补镬

    现在是吹起集结号的时候了。所有“同盟者”,将要听取彭定康的呼唤,好像杰克伦敦“宁投熊熊烈火,光尽而灭”的诗句,参与一次震撼香港的较量。它们的旗帜,就是要建立西方国家主体的政治制度,而不要基本法的第四十五条,更不是中国政府的直辖之下的一个地方高度自治行政区。经过这样的疾风暴雨的斗争,英国的代议政制就可以回归了。“不离开”,是英国人的目标,所以,军情六处的特务顾汝德又回到香江了,鼓吹“民意的大象出现了,国民教育就要垮台”的言论就出现了,“只要一次又一次进行斗争,中国收回国民教育作出让步,承认挫折”的言论也出现了。文凭通识科的考题和答案也图穷匕现了。

    李柱铭的方案,是因为看到了香港广大的民意,不赞成“占领中环”的行动,担心一败涂地,所以想出了一个买保险的方案,也得到了苹果日报社论的支持。看得出来,香港政坛四人帮曾经作过商量,但是没有和大老板作过任何请示,李柱铭自作聪明,以为反对派可以兵分两路,采取了唱双簧的行动,采取两面策略,又要对抗,但又担心对抗失败,断了後路。所以,提出了一个保证自己友入闸的方案,表示要遵守基本法的选举规则,保留了参加选举的权利,作为保险,作为後路。想不到,三十个小时之後,这样的一个方案,就被否决了。究竟是谁主导香港的对抗政治,香港人都应该心中有数了。

     作者为资深评论员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