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大 肉逸话/曹柱国

2013-04-15 04:25:02  来源:大公报

     肉就是粉蒸肉, 肉是我们老合肥的俗称。

     肉不是什麽上得宴席的珍肴名馔,充其量只能算是汉民族一道家常土菜。

    有生以来我品尝过成都的粉蒸排骨,黄鹤楼边的粉蒸鸡,扬州菜根香的粉蒸仔鹅,然而最令我魂牵梦系思之馋言欲滴的是故乡的合肥大 肉。

    合肥大 肉其独具特色当然是“大”,合肥地区城乡土著人家做 肉,习惯选用肋条五花肉,每块切四指长,三指宽,厚约三分,每块足足有二两五,这样的大块文章,细肚皮的束发小生吃上三块,就已半饱,遑论其他了。

    合肥的大 肉,大固然是其特色,香嫩柔滑更是其体态和实质,经过煮妇们精心的腌制,裹上特制的传统米粉,烈日晒乾收水进味,然後再上农村柴草大锅密封一蒸,火候一到端上桌来,你夹起一块猛咬一口,顿觉它肥而不腻,齿颊留香,滋味幽长,久久难忘。

    也许有人说粉蒸肉做得再大、再好,毕竟不能登大雅之堂,只是土得掉渣的土菜,有什麽值得称道的大义。

    然而不然,笔者认为一个地方的饮食文化,蕴蓄该地区的民风、民俗、人民的性格及气度。

    君不见陕陇高原一座座洞门前,裹羊肚子毛巾的西北汉子,手捧盈尺大海碗,吸溜辣子香油调和的,婆姨们将情和爱伴随细细的末,绵绵的花椒,撒到那“拉条子”“刀削面”和浓郁的“羊肉泡馍”上,此时,一阵北风掠过,送来山巅“信天游”的歌声∶“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难留┅┅”

    这是一幅多麽养眼的豪迈而温馨的民俗画,此情此景,你立马认识了虎视天下气吞六合秦王之师和他的子孙。

    如果烈日炎炎之时,你来到巢湖之滨,万亩圩田堤上,观看那系靛青土布裤犊的江淮汉子,裸露峥嵘的胸脯和粗壮的双臂,挥镰如飞,挥汗如雨,那黄澄澄的谷穗化成香喷喷的新米白饭,丰乳肥臀的合肥大媳妇,将那青花大海碗冒尖的饭堆上,叠晶莹震颤的大 肉,捧给自己的男人,用怜爱混和羞涩的目光,瞥一眼男人濡湿而凸起的裤裆,禁不住双眼红红地为他抚摸脊背抹乾汗珠。

     此时,一阵熏风吹来不知谁扯开喉咙唱起庐剧《闸包勉》∶“前辈的忠良臣人人敬仰,哪有个徇私情卖法贪赃┅┅”在这浑厚而刚烈的男高音中,你彷佛听到了天津八里桥隆隆的炮声,你彷佛看到肚破肠流满脸血污,犹仍指挥战斗的聂军门,和他统率的江淮子弟兵;你彷佛看到淞沪战场上的蔡炳炎;同古会战中的戴安澜;率领远征军猛虎扑狼般追歼日寇的孙立人。

     是矣,蜀山巍巍,淝水泱泱,敦厚的民风,博大的胸襟,皖江淝水孕育的历代英杰,或许就是啖大 肉走上历史舞台,为後人评说至今。

     笔者有些上海亲戚,有幸曾多次扰过他们的家宴,那轮番端上的精致的七个碟子八个盘,一件件色味俱佳,彷佛是精心制作的工艺品,呈显南宋临安遗风,浸润精明的海派文化。但是、毕竟量太少,几片带鱼,几茎黄,数粒虾仁,一碟沙拉,只能供宝哥哥、林妹妹此等雅人品尝,我辈粗夯之人,真是不敢下箸。

     咱们合肥人请人吃饭、五簋八碟,十二大碗;大籽圆子、红烧肉,老母鸡汤,大 肉,不仅重油重色,而且是堆叠如山,大杯敬酒,大块吃肉,媳妇布菜,姑娘央饭,让你无法推辞,欲罢不能,定教你酒足饭饱,尽兴而归。

    这就是皖江的热烈,皖江的敦厚,皖江的性格,皖江的气概,这待客之道,就如同肩宽体健、蕴涵丰腴的合肥姐妹,和吴侬软语娇小玲珑的小家碧玉、大异其趣不可同日而语也。

    合肥大 肉可供佐饭,供人解馋,供人品味,谁承想合肥大 肉竟然可以寄托爱情,为你敷演一出温馨的故事。想不到这故事的主角竟然是当过民初国务总理的段合肥。

    “段幼年就侯姓塾师学,并循例在其塾馆搭夥,三更灯火五更鸡,村塾生活清苦可想而知。然侯家塾馆每月例有三个犒期,俗称“打牙祭”,逢到“打牙祭”这天,学生除青菜豆腐外,每人碗头有两块大 肉,每块约重一两。塾师之女,见段祺瑞为人诚实,平时不多说话,家道又穷,对他有些同情,每逢犒期,她於段碗头给两块肉外,另外又将两块肉垫在饭底,段初亦不觉得,後来每逢犒期必如此,心想必是有人特为施惠,但又不便查问,乃默默食之。

    某天,塾师女问他∶“你碗底每回都有两块肉,你知道是谁给你的?”

    段答∶“是师母给我的吗?”

    侯姑娘红脸说∶“是我加给你的。”言讫嫣然一笑、一甩长辫,扭身隐入厨房。

    笔者不敢断言这位塾师的千金,有慧眼、能预见到穷学生段祺瑞能成为民初叱风云的大人物。

    当然这豆蔻年华的村女的爱,没有发展成整本大戏,但她的善良真诚与爱心,如同垫在碗底的大 肉一般淳朴而真挚,一直温暖这位北洋领袖的一生,就是在他息隐上海为学生蒋介石供养的晚年,尽然还从有限的政府特别津贴中,给这位侯姓姑娘─当然已是鸡皮鹤发的侯婆婆,寄养老银子。

    这虽然不是奇诡跌宕的爱情连续剧,但却是温馨的人生段子。

    合肥地区农村姑娘朴实内敛,她们既不懂得中国古典仕女的待月西厢下,又不解现代女性的执著与追求,她们口笨舌拙,只会将自己的感情寄托在大 肉里,埋在碗底等待情哥哥的发掘。

    如果读者看了本文,认为合肥的姑娘都是这样粗陋不文,那就错了,君不见“合肥四姐妹”中张氏四姝,名扬海内外,蔚为大家,但她们会不会做合肥大 肉?那真就无可奉告了。

关键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